孙中伦:我比不上何伟,但要做自己想成为的人--猫仔队-猫扑

   

孙中伦:我比不上何伟,但要做自己想成为的人

来源:时代周报
2017-07-25 04:26

孙中伦:我比不上何伟,但要做自己想成为的人

时代周报记者 姚佳莹 发自北京

一身休闲装,一副黑框眼镜,思考时常不自觉地皱起眉头—知名特稿记者杜强笑称初见孙中伦时,感觉他就是个“标准的城里孩子”。正是这个“城里孩子”,2015年在美国读书时毅然休学回国,开启了一次属于他自己的寻路中国之旅。他将这段旅程记录为一本书:《回来》。

孙中伦生于1994年,是个标准的“90后”。2012年,他开始在美国波莫纳学院修读政治经济哲学和德语专业,并入选剑桥大学2017年社会人类学硕士项目。有条不紊的学院式生活,知名院校伸来的升学橄榄枝,孙中伦的生活沿着既定轨道前行着,然而“做自己想成为的人”一直萦绕在他心头,看似平静的学院生活实际潜藏着焦虑的暗涌。

孙中伦:我比不上何伟,但要做自己想成为的人

启程:“我在做自己想成为的人吗?”

2014年,黑人青年迈克尔•布朗在美国密苏里州弗格森镇遭白人警员误杀,身边华裔同学表现出的冷漠让孙中伦感到惊异,一句“政治正确真是让我恶心。少数群体也真是闹够了,他们要的东西还不够多吗?”就此凿开了孙中伦心中焦虑的阀门。看到往日一同讨论平等、资本伪善的同学,在即将踏入社会之际,开始为社会不公辩护,昔日所学成为自身欲望辩解的工具,孙中伦开始质疑:我所学一切是为了什么?我在做自己想成为的人吗?深感生活经验的匮乏,不满足于摆在眼前的“答案”,孙中伦决定休学一年回国,走入真实的人群。

“想成为怎样的人?回答这个问题必须先知道自己的位置,他人在过怎样的生活。”孙中伦对时代周报记者说。《回来》里,他记录了一路走来的观察:在东莞,他成了工厂的流水线工人,分享着工人们规律却又单调的日常;在甘肃定西,他是初中老师,倾听小县城里老师、孩子、家长无力的过往,惊愕于他们对生活不幸的忍耐;此外,他还在成都漆器厂学徒、大理民宿店小二、北京《单读》编辑部实习生等不同的身份切换……他开始与平时少有接触的人对话,在真实的生活中重新检视学院里高谈阔论的自由、平等等概念。

猜你喜欢
热评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