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代北京孩子的暑期生活 童趣欢乐多--猫仔队-猫扑

   

几代北京孩子的暑期生活 童趣欢乐多

来源:北京晚报
2017-07-25 09:11

暑假是孩子们最期盼的假期。虽然天气炎热,但孩子们感受更多的还是欢乐。对于生活在不同年代的北京人而言,他们的暑假生活也不尽相同。因此,回望不同年代北京小孩的暑期生活,也能从中窥探不同时代的印记。

在上世纪的六七十年代,物质并不丰富,但当时的孩子们,依然能在大自然中感受别样的趣味,能从简单的生活中发掘属于自己的快乐。他们在胡同里捉知了,在田间地头逮蝈蝈,在干净清冽的护城河里游泳……这份纯真和快乐,幻化成一幅幅场景,永存心间。如今,城市生活让孩子们的暑假变得与当年不一样。回首当年的暑期生活,不仅是再一次回味人生中最美好的时光,还是对这座城市的年轮做一次梳理。

1 金鱼池捞鱼虫回家喂鱼

我至今还清楚地记得1960年,在宣师二小(宣武师范附属第二小学)上三年级时的那个暑假。一天,母亲去人民大会堂开妇联表彰会,家里就剩二哥带着我玩。手巧的二哥做了个逮“蚂螂”(北京人管蜻蜓叫蚂螂)的网子。它就是用藤条做成网架、头上揻成个圆圈,再用小线编织成带兜兜的网袋,用它可以捕捉空中飞来飞去的“蚂螂”。

每年暑假,天气热、雨水多,往往一场雨过后蜻蜓满天飞。蜻蜓有扎堆的习惯,十几只、几十只一块从这头向那头飞行,然后再掉过头来飞,循环往复,并在行进中捕捉蚊蝇吃。胡同里的男孩们身着短裤、光着脊梁,忍着太阳的“炙烤”,聚精会神地盯着飞来飞去的“蚂螂”,看准时机,瞬间将手中的网子抄起又落下,“蚂螂”便被捉住了。

最有趣的是,二哥有一次一网子抄住了一对正在“驾排”(交配)的“老刚”(公)和“老籽”(母),它们是蜻蜓中体形最大的那一类,我们捏在手里都能感觉出它们的劲头。

那时,小孩子捉住蜻蜓玩是有“质量标准”的,虫体有伤的不要、爪子缺少的不要、翅膀折了或残了的不要,因此捉到手的成虫,我们格外保护。我和二哥这对“组合”在捕蜻蜓时,也是分工明确,二哥执网,我就负责把蜻蜓的翅膀捋顺了,夹在手指缝中,当我的两只手指缝里都夹满了蜻蜓才满意而归。

猜你喜欢
热评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