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俊生凭这两个字圈粉无数--猫仔队-猫扑

   

陈俊生凭这两个字圈粉无数

来源:冰川思想库
2017-07-29 08:19

陈俊生凭这两个字圈粉无数

陈俊生与贺涵形象遭遇风评倒挂的背后,反映的恰是被互联网调教的大众审美口味与评价视角的流变。毕竟前者是悬浮的,后者很多时候才是生活的真相。

撰文 | 佘宗明

《我的前半生》播完了,作为话题制造机,这部剧拯救了太多娱乐、情感、职场类自媒体的选题荒。剧中靳东饰演的男主贺涵、雷佳音扮演的男二陈俊生,也都是话题担当。

全剧播完,有个耐人寻味的景象就是:比起好为人师、“导师力”MAX的贺涵,在感情上犯过错的陈俊生明显圈粉能力更足。以至于雷佳音人气扶摇直上,冠上了“前夫哥”名头的他,在《绣春刀》中出色表演的加持下,也频上热搜榜。

那陈俊生为何比精英范十足、成功人士人设的贺涵更能圈粉?

解码的关键词,就在于两个字:丧萌。

又丧又萌,简直是为当下很多网友的口味定制。

“丧即正义”

丧是审“症能量”疲劳下对乐观、向上等正面情绪的解构,是躲避崇高下的贱格化表达,也是以从吐槽败退到无力吐槽的颓废姿态对现实中无奈、无趣、无感的迂回抵御。

它是很多人在高强度竞争和快节奏生活中的“延缓行动策略”,也是跟丰满理想与骨感现实之间矛盾的暂时认输式妥协。

陈俊生凭这两个字圈粉无数

▲《我的前半生》里面的陈俊生

从“葛优躺”“熊猫瘫”到“丧界网红”马男波杰克和佩佩蛙,从“丧歌天后”拉娜的哀怨吟唱到网络神曲《感觉身体被掏空》,从日本UCC咖啡主题为“大人的腹黑语录”的负能量营销到“小确丧”的说法和各种毒鸡汤……丧文化对当下社会的“入侵”是多方位的。

它常跟“废柴”“垮掉”“身体被掏空”“什么都不想干”“我差不多是个废人了”等基调颓丧的语汇联系在一块;它表达的“绝望”,可能跟真正的绝望无关,只是没具体来由的、漫无目的的消极意绪的指代。

丧其实也是将以往对颓废不羁式雅痞的偏文艺审美,拽到二次元领域再拉到主流文化的场域,是美国“嬉皮士”风格和日系“御宅文化”舶来之后跟阶层板结化、生活压力山大下的沮丧情绪的媾和。

陈俊生凭这两个字圈粉无数

▲丧文化“入侵”生活的方方面面

猜你喜欢
新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