桂纶镁:我们会变成什么样的大人 | 认个人--猫仔队-猫扑

   

桂纶镁:我们会变成什么样的大人 | 认个人

来源:博客天下
2017-07-29 20:46

原标题:桂纶镁:我们会变成什么样的大人 | 认个人

桂纶镁:我们会变成什么样的大人 | 认个人

她想知道,女人进入家庭后,一切都奉献给了孩子和丈夫,自己去哪儿了?“我”到底想要什么?她对这个问题仍然好奇。

文 ✎ 林兑

编辑 ✎ 方奕晗

新电影《美好的意外》中,桂纶镁演了一个跟自己同岁的女人。准确地说是两个——因为一场意外,她们的身份突然转换,不食人间烟火的御姐律师,一下变成走路外八字的家庭主妇。

戏里戏外似乎互为映射。

昔日“胸小、话少、表情屌”的氧气美女,已经穿上的确良衬衣,在电影里拖儿带女。欧阳娜娜演她17岁的女儿。

1

17岁,是桂纶镁出演第一部电影《蓝色大门》时的年纪。

那是2000年,她扮演的孟克柔和陈柏霖扮演的张士豪,在阳光下骑车飞驰,风吹起碎发。多少人对张扬青春的回想,都付诸在婆娑树影和猎猎抖动的白衬衫里。

影片最后,孟克柔说:“于是,我似乎看到多年以后,你站在一扇蓝色的大门前,下午3点的阳光,你仍有几颗青春痘。你笑着,我跑向你问你好不好,你点点头。三年、五年以后,甚至更久更久以后,我们会变成什么样的大人呢?”

其实那时候,桂纶镁并没有真想做演员,只是希望17岁的夏天过得跟别人不一样。别人去游泳、旅行,她去拍了一部电影。

桂纶镁:我们会变成什么样的大人 | 认个人

出现在《蓝色大门》中,是因为她和孟克柔相似的那股劲儿。被《蓝色大门》的副导演碰到时,她正穿着篮球背心、头发乱乱地在台北西门町等捷运,刚跟男友吵完架,“脸很臭”。

她后来才知道,19岁的林青霞也是在西门町被星探发掘,走上了影坛。

她偷偷参加电影试镜,通过后才跟父亲摊牌,回答当然是不同意。直到父亲跟导演易智言达成“吻戏点到即止,最多只拍3条”的约定。据说拍吻戏时,父亲全程在场。

这部电影被称为台湾新青春片的鼻祖,改变了以往观照社会现实的青春片路径,讲的都是柳动蝉鸣中的少年过往。轻轻的音乐,轻轻的景,以及轻轻的爱。

桂纶镁则是这类影片镜头中最清晰的焦点,永远一头短发,瘦瘦小小,就好像是夏日午后叶片上的清凉露珠儿,散发着日本导演岩井俊二所说的“青春的朦胧”。

2

陈升曾写过一首歌《爱上贵伦美》,里面唱道,“同一个电影看了几遍就爱上了贵伦美,同一首歌我唱了N遍我还是迷失在荒漠……我要放弃思考的自由放弃爱的自由……梦中的故乡有贵伦美……”

不甚明了的歌词,就像桂纶镁的味道,可意会不可言传。

周杰伦说她“身上有初恋的感觉”。专栏作家韩松说她“有点冷清,但你知道她过去,有点亲切,是女学霸的亲切。即便盛装出席活动,也是女同学仓促上阵的样子”。

以毒舌闻名的时尚博主gogoboi则形容穿深V礼服的桂纶镁,“即使领口几乎开到肚脐,也没有丝毫肉欲,甚至连性感都没有,只让人觉得无嗔无我无欲无求心无杂念”。

桂纶镁:我们会变成什么样的大人 | 认个人

桂纶镁长得谈不上多美,她也承认自己“五官不是那种漂亮的”。在编剧史航看来,她的魅力来自她的正经,这让幻想有了空间。

猜你喜欢
新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