侯孝贤与朱天文独家专访/一杯看剑气二杯生分别三杯上马去--猫仔队-猫扑

   

侯孝贤与朱天文独家专访/一杯看剑气二杯生分别三杯上马去

来源:星光云
2017-08-01 18:54

侯孝贤与朱天文独家专访/一杯看剑气二杯生分别三杯上马去

图文/镜周刊

2002年底侯导与杨导在台北光点参加活动开心合照。之前2人几乎没来往,公开场合碰到也毫无冲突,只是都各做各的,也没恶言相向,就是自然淡掉。不像以前那么亲密,每天在一起。

镜:《青梅竹马》《童年往事》都是1985年出品,当初有想过为何会在同一年都推出和成长与历史有关的电影?

朱:2部片一个1984年中《童年往事》、一个年底拍《青梅竹马》,《童年往事》第一次和李屏宾合作,整个8月在高雄你(侯孝贤)家拍的。

侯:那时就一直在想,小时候的记忆拍不完,但很多地方变了。我回到凤山城隍庙,前面的local小流氓是另外一批了。

镜:《冬冬的假期》是在天文的外公家拍的,像回到历史现场。

朱:新电影就是这样,从自己的故事开始。累积了30几年的东西,从熟悉的开始。你说乡土文学也就是从看身旁的人开始,台湾乡土文学比电影快了10几、20年。新电影的意义是,每个导演开始讲自己的故事、生活经验开始。

侯:还有一个环境,因为正好有中影,又有明老总(中影总经理明骥)。

朱:就是个个都到位。后来很多人问侯导和杨导的关系,侯导都会用这句话代表:「一杯看剑气、二杯生分别、三杯上马去。」

一杯看剑气,就是最热的时候,就是新电影时期、良性竞争;二杯生分别,接着个干各的,各自拚命,不是在酒馆里。一杯看剑气像是在夏令营,可是夏令营完就没了,还要再有下文就是干活去,不是在酒馆喝酒,酒馆里的梦想要去执行。三杯上马去,就行动吧。这句把友谊做最美的诠释。

多少人在酒馆讲梦想,到后来成牢骚,如何去做,如此路数不同,怎么可能一直在一起。至于之后的作品成绩,可能有际遇的问题,有些人受欢迎,有些人可能这个时候没被注意。侯导作品比较温暖,杨德昌的比较冷,当时得不到这么多回馈,这是个人际遇。他们两人都有下两步,生分别、上马去,行动之后各自承担。中间际遇的问题是我最感慨,我觉得杨德昌的际遇没有他(侯)好。

猜你喜欢
新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