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演后谈成为"尬聊",还有存在的意义么?--猫仔队-猫扑

   

当演后谈成为"尬聊",还有存在的意义么?

来源:格瓦拉生活网
2017-08-02 01:42

大家见过哪些尴尬的演后谈?

在国内,演后谈常常变成外语大赛,也偶尔成为表白现场,甚至有时变成戏剧史知识大奖赛……

请大家先别骂中国观众。毕竟在美帝,演后谈也未必理想。

普利策戏剧奖得主Christopher Shinn就觉得大多数演后谈都很无聊,不过是一些观众表达由于观戏所引起的不适。

还有更极端的。

3月30日,普利策奖得主、电影《汉尼拔》编剧大卫·马梅(David Mamet)通过其版权代理人发布了一条声明:"凡由大卫·马梅编剧的作品,演出结束后两小时内,如若演出方举办任何形式的演后谈,都将被罚款25000美元。"

当演后谈成为"尬聊",还有存在的意义么?

David Mamet(我强我有理!)

发布当天,正赶上他的作品《奥丽安娜》(Oleanna)在底特律的一家小剧场首演。这家剧场刚刚迎来它的第二个演出季,选择演出大卫·马梅的这部戏剧,并早在宣传时就告知观众,演出结束后会有演后谈。

这项罚款通知在离开场只有4小时的时候,才传到剧组那儿。要么临时取消演后谈,对不起观众;要么硬着头皮开演后谈,对不起钱包。

该场演出的主创在接受采访时说:"我们理解并尊重马梅先生基于合法著作权,对演后谈所做的限制,但我们仍然感到失望,《奥丽安娜》的观众和主创团队都将失去一次绝佳的对话机会。"

马梅本人和版权代理方对此没有做出任何回应。

当演后谈成为"尬聊",还有存在的意义么?

Oleanna剧照

演后谈,美国戏剧界称为"Talkbacks",常被视为观众进一步理解作品、创作者通过观众审视创作的机会。

但跟国内一样,演后谈的效果不能保证,不是所有观众都能好好提问。

那些国内演后谈上的常见现象,无论是举手表白演员的、站起来展示艺术修养的,还是公开勾搭导演的,他们的提问有一个共同特点--铺垫较(te)长。

其实引起反感的原因,不是他们对创作者的爱,也不是他们的戏剧涵养,而是他们在这个时候站起来表达--不合时宜。

演后谈是一个思想上彼此接近的过程,是一个公共场,获得提问机会,在某种程度上就相当于掌握了一项公共资源,过于私人化的表达就会引起其他人的不适。

但是,除了这些"个人表演",演后谈上还有一种常见现象,直截了当的提问也时常被"嘘"。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创作者和观众形成了一种默契,对问题的质量都有一种近乎严苛的要求。

针对马梅的声明,《纽约时报》采访了一些获得普利策奖的编剧。

《晚安,妈妈》作者玛莎·诺曼,觉得演后谈一半以上的问题都误读了作品,甚至认为演后谈是对创作者的伤害。

但第一位黑人女性普利策戏剧奖得主Suzan-Lori Parks就很喜欢参加演后谈,面对一些挑战性问题,她觉得很有意思。

当演后谈成为"尬聊",还有存在的意义么?

Suzan-Lori Parks普利策奖得奖作品Updog/Underdog

猜你喜欢
新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