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面的狂欢 灵魂的悲歌——观话剧《兰陵王》--猫仔队-猫扑

   

假面的狂欢 灵魂的悲歌——观话剧《兰陵王》

来源:光明网
2017-08-02 17:20

作者:廖夏璇(上海大学戏剧与影视学博士研究生、助理研究员)

近日,由国家话剧院出品的话剧《兰陵王》,作为中国话剧诞生110周年献礼之作在京上演,随即引发戏剧界关于话剧“民族化”问题的新一轮探讨。该剧为剧作家罗怀臻与导演王晓鹰首次联合打造的话剧作品,成为剧作家“戏曲现代化、话剧民族化”理念与导演“中国式舞台意象的现代表达”实践高度融合的产物。与其说两位艺术家的合作成就了话剧《兰陵王》,不如说话剧《兰陵王》为他们自成一家的民族戏剧探索之路找到了契合点,是他们共同立足于中国传统文化的深厚根基,构建中国特色戏剧美学观、建立世界话剧“中国学派”的一次探索性实验。

说到兰陵王,相信稍谙中国戏剧史的人都不会陌生。北齐人以兰陵王英勇善战的故事为原型,编创了《兰陵王入阵曲》;至唐代,发展成歌舞戏《大面》,被视为中国戏曲表演的雏形,其面具被视为戏曲脸谱之渊源。话剧《兰陵王》在回溯历史传奇的同时,站在一个更加现代、更加自由和多元的审美平台上,创造出全新的戏剧情节,围绕“面具”这一核心意象,为兰陵王的骁勇善战铺开一段承前启后、充满魔幻主义色彩的心路历程,在一种极端严酷甚至异化的生命境遇中,将人物情感与灵魂的裂变暴露于众目睽睽之下,让人们对人性的复杂与隐蔽、命运的深邃与神秘生发敬畏之心。二度创作上中国式“诗化意象”酣畅淋漓的表达,赋予了话剧《兰陵王》深刻的寓意及爆发式的戏剧张力,使之既不失历史的厚重感,散发出浓郁的民族审美意味,又深刻地观照现实人生,彰显出鲜活的现代审美精神。

话剧《兰陵王》是一个“关于灵魂与面具的寓言”。作为这部“寓言式”话剧的核心意象,“面具”在剧中呈现出明显的多义性。编导摒弃了其单一的道具功能,使之既作为具象的道具呈现于舞台之上,又作为抽象的意志主宰着人物的情感抉择与命运走向,通过有形面具的摘戴和无形面具的替换,深入剖析人物复杂的潜意识和多层次心理。剧中那副面目狰狞的“神兽大面”,既是一处具象的神迹,也承载着先王无形的血性与魂灵,它的神性凌驾于兰陵王与齐王、齐后“二元对立”的矛盾之上,充斥着异常的魔幻感;宫廷中众伶人佩戴的面具,随着剧情发展不断更换为武士面、傩面等,消解了伶人的独立意志和人物个性,让他们在“叙事”中自由地转换身份,时而是游离旁观的“跳出”,时而是参与剧情的“跳进”,对全剧的节奏把控与情感铺垫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在剧中众多的“有形”面具之外,是更加隐蔽莫测的“无形”面具。众人在齐王的强权之下不得不戴上“奴性”的面具逆来顺受:齐后不得不忍辱负重,委身于残暴的弑夫者;旧臣们不得不卑躬屈膝,侍奉昏庸的篡位者;生性贞烈的郑儿,不得不逢场作戏,对荒淫者强颜欢笑;势弱的兰陵王为免杀身之祸,不得不沦为“羔羊”,戴上粉面,扮演柔弱的“可人儿”以迎合强权者的玩弄。在那场近似疯狂的“假面”狂欢中,不得不戴着沉重的面具各自起舞。

猜你喜欢
新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