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升新专辑后首度发言:70 岁之后,就不想再干抛头露面的事了--猫仔队-猫扑

   

陈升新专辑后首度发言:70 岁之后,就不想再干抛头露面的事了

来源:果酱音乐
2017-08-04 00:58

有时候后台留言里总能看到有朋友在问我," 莉莉安,知道陈升最近在干什么吗?" 或者是 " 莉莉安,为什么你总是写李宗盛、罗大佑,却从来不提同样重量级的陈升呢?" 对于陈升,不得不说,在华语乐坛中 如果有一个人到了七老八十还在唱还在写,那这个人就一定是他。

陈升新专辑后首度发言:70 岁之后,就不想再干抛头露面的事了

当年滚石唱片,有一群意气风发的少年们,他们就是罗大佑、张培仁、马兆骏、张洪量、赵传、陈升、罗纮武、李宗盛、周华健。 如今,有人离世,有人隐退,有人变成了凄凉惨淡的老兵,有人成了自己不甘愿的经典,回首一看好像只有陈升,还是当年的模样,只有他没有被时代改变。

陈升新专辑后首度发言:70 岁之后,就不想再干抛头露面的事了

从左到右依次是:罗大佑、张培仁、马兆骏、张洪量、赵传、陈升、罗纮武、李宗盛、周华健

最近,终于有好友在忙碌中得闲,和陈升聊了聊天。(引用部分来自 @陈升和他的朋友们) 那天下午,陈升慢悠悠地泡着茶,天热没开冷气,不客气地撩起汗衫露出肚子,在工作室里晃啊、绕啊,才听来者提到新专辑《归乡》,他夸张地把头垂到桌上:" 不想谈,我要讲的都在歌里了,这里面有遗憾的艺术。" 他急切地指着白板上的计划,8 月 30 日前要赶在半世纪历史的丽风录音室被都更拆掉前,出一张纪念专辑《南机场人》。他要做的事很多,没有时间回头看,偏偏《归乡》就是一张回望童年与故乡的专辑。 有趣的是,陈升自己分类,《归乡》是很台的国语专辑,而《南机场人》就是很外省的国语专辑。 在《归乡》里唱着彰化溪洲故乡的陈升,说了前不久才发生的事:有人问我," 你的台语怎么说这么好?",我是台湾郎诶。而这也恰是是陈升身上一直存在的矛盾。 说着溪洲家乡曾有的砲兵部队、眷村,在田里捡火药、羡慕着外省子弟有白鞋穿、想偷看伙伴的妹妹洗澡结果被人家妈妈泼了一身水,陈升就是在这样台又这样外省的环境里长大,迷恋着杨德昌,当兵时别人看《海滩的一天》睡着,他只觉得:X!好酷的电影。」 那些情怀灌注到《归乡》专辑里,是对成长土地的追忆,像 MV 里,归乡人走在回家的路,熟悉也陌生。像歌词说的,当年那个疯狂的小孩,转眼之间变成了唠叨的大人。 精准地开自己人生的航天飞机 陈升一叹:" 不是才过 50 岁,怎么就要 60 了?这 10 年,我做了什么大事?对人类有什么贡献?" 自称:以前膨风过头」的他,现在要正常过日子,「忙着在 70 岁以前把事情交好。 看来随性的陈升,突然间计划满档。他叨念着要在 70 岁前发满 30 张专辑、跨年演唱会唱下去、《新宝岛康乐队》要发到 15 张,还有 5 到 8 部的电影、海洋的纪录片,可能再出 3 至 5 本书。他笑说:"50 岁以前都没有计划,现在要精准,我就像开自己的航天飞机,要精准。" 看来率性的升哥也怕老。他理所当然说:" 谁都怕老。我第一个怕老人臭,也怕老花眼、不灵光,千万不要自怜,努力不要喋喋不休 ",尤其前者,他每天都要运动出汗,绝不留宿汗,保证自己没有老人味。 对于过去,陈升没有遗憾,因为不曾虚度,他说 " 我不是因为梦想而做音乐,当年是为了生活,那就想,要做就做得更样像,努力把事情做好。70 岁之后,就不想再干要抛头露面的事。" 70 岁的陈升,要在宜兰租农舍或厂房,把自己搜集的画放出来,像毕卡索一样,不穿衣服。那 80 岁呢?这位道地台湾郎说:" 就拿去种吧。"(可以归西了) 陈升是诗人,是哲人,他脱离了浪漫,却又真正浪漫的人。

陈升新专辑后首度发言:70 岁之后,就不想再干抛头露面的事了

他曾说过: I think everything. 并从头到脚叙述了一遍他当时的衣着,作为他思考过的证明。 我相信他 think everything, 包括这句有语病的英文表述,都是他故意找出的最合适的表达。 就像他歌词里写的:I want you freedom, like a bird。他就是一个想做孩子的历经沧桑的老人,很早就是,如今也是,从他还是个孩子时就是,到他老了依然。 本文图片来自网络

猜你喜欢
热评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