迈克尔·杰克逊——爸爸一直是我们的订票员、导游和经理--猫仔队-猫扑

   

迈克尔·杰克逊——爸爸一直是我们的订票员、导游和经理

来源:观影看客
2017-08-04 09:46

当我们驱车上路时,爸爸和杰基在地图上扫了一遍,这大多是出于习惯,其实我们已经去过底特律了。穿过市中心时,我们路过了市政厅旁基思先生那座录音棚。在“钢城”公司录过那张唱片后,我们又录了些唱片样本,爸爸把它们送到了摩城公司。当我们开上高速公路时太阳正缓缓向地平线沉去。马龙说,如果我们能在WVON电台听到自己的歌曲,那么等待我们的一定是好运气。我们都点头赞同。爸爸插进来问大家记得不记得“WVON”代表什么意思,同时用胳膊肘碰了碰杰基,示意他别作声。我凝视着窗外,一边琢磨着几种可能性,杰梅恩突然开口了。“代表‘黑人之声’”他说道。然后,我们就开始想出每个电台的代号,轮番命名。“WGN——世界上最大的报纸(《芝加哥论坛报》下属一报纸)”“WLS——世界上最大的商店(希尔斯)”,“WCFL……”我们咽住了,谁也想不出来。“芝加哥劳工联盟,”爸爸一边说,一边伸手要过热水瓶。我们转上了九十四号州际公路,加里车站和拉马祖车站都从视线里消失了。我们开在收音机里到处寻找加拿大安达略省CKLM电台播送的“甲壳虫”乐队的歌曲。

迈克尔·杰克逊——爸爸一直是我们的订票员、导游和经理

在家的时候,我是个“垄断”游戏迷,开车去摩城也有点儿像那个游戏。在“垄断”游戏中,你得在一块板上转来转去,买卖东西,作出决定;那些举办过“猪肠子”巡回演出,我们在那儿得过奖的剧院多少也有些像这块板,上面充满着机遇和陷阱,一路走走停停,我们终于到达了纽约哈莱姆区的阿波罗剧院——对我们这样年轻的演员来说,这正像是到了游戏中的“停车场”,似乎可以止步不前了,而现在,我们又开上了“木板路”,直奔摩城。我们会赢吗?我们会“破产”,让唾手可得的成功离我们远去,再等下一盘吗?

迈克尔·杰克逊——爸爸一直是我们的订票员、导游和经理

我的内心深处正发生着某种变化我可以感觉得到在旅行车里我甚至哆嗦起来。几年来当我们驶向芝加哥时总在怀疑自己是否有能力走出加里结果证明我们能行。然后我们驶向纽约心里想如果事实证明我们的水平在那儿不可能获胜那将是我们最倒霉的时刻。哪怕是在费城或华盛顿的那些夜晚,我也没有多少自信,我不能去想,也许我们没听说过的纽约的什么小组或歌星会最终击败我们。当我们在阿波罗剧院打破这个神话的时候,我们终于感到,什么东西也无法阻挡我们了。现在我们正驶向摩城,没有什么东西能再让我们感到吃惊了。我们要让他们震惊,就像我们一直做的那样。

猜你喜欢
新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