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本山最操心的人,自称要饭的,如今失忆谁也不识,每场仅收2百--猫仔队-猫扑

   

赵本山最操心的人,自称要饭的,如今失忆谁也不识,每场仅收2百

来源:娱乐帝国
2017-08-04 10:06

看过《刘老根》的亲们,不知道还记不记得里面那个像活宝一样的老翟头。老翟头原本也姓翟,本名翟波。

赵本山最操心的人,自称要饭的,如今失忆谁也不识,每场仅收2百

翟波是二人转演员。1959年元月,翟波出生在辽宁省铁岭市开原县的一个工人家庭,父亲是钟表修理工,母亲是电工。与二人转结缘乃至钟情至今,是第一个“命中注定”。 大多数人熟识翟波是从那部农村题材的电视剧《刘老根》开始的,“老翟头”的名号也自此传播开来。然而翟波却是地道的城里人,也还算不上是老头子。

赵本山最操心的人,自称要饭的,如今失忆谁也不识,每场仅收2百

少年时代的翟波正是在如火如荼的“文化大革命”中度过的。十岁上下时,翟波作为学校里年纪最小、胆子最大的演员参加了县里面的年度文艺汇演,演出后与快板书演员傅贵山的结识改变了他的一生。 一大一小两个人迅速建立起秘密的师生关系,翟波师从傅贵山学习打快板,这在上世纪60年代末,当属离经叛道之举。那年冬天,师徒二人到农村打猎玩耍,入夜,十里乡亲闻讯赶到二人住处,恳请傅贵山唱上几段,傅老师推辞不过,打起板,开了腔。这一唱,却成就了一位日后的二人转艺术家。那一夜的情景至今在翟波的脑海里清晰无比:数十人围住屋中的一处炭火,一个高瘦的身影就在人群中央,时唱时念,时而激昂,时而婉转,观众就随着唱腔的意境,一会儿笑,一会儿哭,直过了午夜时分。乡亲散去后,傅贵山嘱咐徒弟“万万不可对旁人提起”。刚刚回过神来的翟波却问:“您唱的是什么?”“二人转。”老师回答。“我要学。”翟波斩钉截铁,即使是老师口中的叹息,即使是随后父亲三年 里的一语不发,即使是百姓心中的“要饭花”。一位记者曾问翟波:“您为什么老说您是要饭的?”翟波说:“我唱戏只图老百姓高兴。我佩服侯宝林先生训徒的第一条规矩:‘入了江湖门,就是要饭人。’”

赵本山最操心的人,自称要饭的,如今失忆谁也不识,每场仅收2百

初中毕业,翟波对二人转的执著感动了父亲,父亲说:“唱吧,唱吧……行行出状元。”翟波因此获准考取“四人帮”倒台后刚刚恢复的县剧团,结果被县长钦点录取。随后几年,翟波心无旁骛地只管唱戏,以为身在天堂。

猜你喜欢
新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