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江濮存昕郭小男三个男人谈越剧:当下我们为什么要重返戏剧原乡--猫仔队-猫扑

   

许江濮存昕郭小男三个男人谈越剧:当下我们为什么要重返戏剧原乡

来源:浙江在线
2017-08-04 14:45

许江濮存昕郭小男三个男人谈越剧:当下我们为什么要重返戏剧原乡

浙江在线8月4日讯(记者刘慧 实习生沈听雨)在白墙黑瓦、小桥流水的绍兴,与艺术大师们来一场近距离的对话,重建精神家园、重返生活原乡。

8月2日,一个世界级的戏剧小镇——浙江嵊州越剧小镇正式亮相。下午,越剧小镇首届家人论坛邀请了中国当代导演艺术家、小镇“大家长”郭小男、中国美院院长许江、中国戏剧家协会主席濮存昕、著名戏剧导演牟森,在这里畅谈“戏剧与小镇生活”。艺术与生活共处之下,如何在这里构建爱戏剧人的家园?

传承古典内核,创新外在形式

戏剧能讲古今中外,讲的是各式各样的人生命运坎坷和喜怒哀乐。台上台下,不论演员还是观众,都能在戏剧中找到情感的共鸣。“就像濮老师演的李白、鲁迅,当我们看着他的时候,我们跟他共同呼吸的这个空间的气息,我们感受到他的存在,他急促的呼吸影响着我们,他那种生命的气息在深深打动着我们,因此才在当下仍旧给我们带来这么大的感动。”牟森如是说。戏剧小镇就是要将这种感动展现出来,并不断传承下去。

在现场,许江讲了一个故事说,曾经有一本古籍,总是被修改。改到最后,古籍散落不堪,最后都拼凑不起来。最后,找来一位70多岁的盲眼画家和一个7岁的男孩,男孩拿起纸片对画家说:“这张纸上是远方天地苍茫……”画家听着男孩的描述一一对应章节,最后竟然全部拼凑完整了。盲人画家说:“七岁的孩子有着最纯洁的思想,而我能将传统烂熟于心,最终重构了历史。”一种文化想要生存下去,第一必须要传承,第二必须要有新的生命。

戏剧的传承,需要年轻一代的灵魂,这就必须要跟网络、跟手机、跟西方文化去抢夺这一代孩子的品味。这是如今戏剧传承所面临的一个课题。这就要传承更要传新。所谓传新即创新,比如戏剧小镇晚宴剧场是近千人规模的圆形餐厅,观众环绕而坐,舞台位于中间,通过科技手段和方式,将山水、戏剧和观众都融为一体,演出能让观众耳目一新,被吸引到戏剧表演中,那么这个戏剧就是出新的、成功的。就像郭小男导演这几年将几部越剧进行改编,借西方和古人来重构一个新的戏剧,做成年轻人能理解的戏剧,这就是传新。许江说:“要记住,中国的戏剧表演,是中国自己面对年轻观众们做的戏剧创作表演。”

猜你喜欢
新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