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省省歌舞剧院舞剧《家》上演--猫仔队-猫扑

   

四川省省歌舞剧院舞剧《家》上演

来源:亚心网
2017-08-05 01:52

四川省省歌舞剧院舞剧《家》上演

8月3日,四川歌舞剧院舞剧《家》在新疆人民剧场上演。本报记者秦梅花摄

四川省省歌舞剧院舞剧《家》上演

8月3日,舞剧《家》剧照。本报记者秦梅花摄

亚心网讯(记者 张雪红)巴金的小说《家》已经享誉世界,8月3日晚,在新疆人民剧场,四川省歌舞剧院用6年时间打磨的舞剧《家》与新疆观众见面。

舞剧《家》以舞蹈艺术浓缩了小说的精髓,讲述了高觉新与妻子瑞珏以及梅表妹的感情,觉慧与鸣凤的爱情故事,背景是年轻一代与封建制度、封建家庭对抗、斗争的过程。100分钟的时间里,舞剧《家》不仅重造了文学作品里的历史画面,还塑造了超越小说人物的舞台人物形象,舞蹈无声的表演震撼观众心扉,十足的川味给大家留下深刻印象。

《家》的精彩之处在于演员用舞蹈和各种肢体语言把人物的心理活动进行了精准呈现,以场景、音乐推进剧情变化发展,让观众的情感跟随着剧中人物的命运而起伏。当晚舞剧《家》不仅吸引了众多舞蹈爱好者,还吸引了很多文学爱好者。一扇巨大、厚重、阴沉的"门"拉开了《家》的序幕,一位男演员起舞,几把象征家庭、封建权力的古香古色的椅子与他伴舞,他渴望新生活,但又无法摆脱身边的椅子。

高家大少爷觉新被迫娶了自己不爱的瑞珏,而与他青梅竹马的梅在他新婚之夜远嫁他乡。在觉新要掀瑞珏红盖头时,舞台用文学回忆的手法,让他与梅共舞,两人跳了一段凄美的双人舞。

两场婚礼、两场葬礼构架了舞剧《家》的悲情色彩,因为没有一场婚礼是真正的喜庆。

高家的三少爷觉慧与丫头鸣凤相爱,觉慧灵动的舞姿像是照亮高家的一道闪电,他的生机勃勃和高家的死气沉沉形

成了鲜明的对比。但觉慧与鸣凤没能冲破封建迫害,舞台上逼鸣凤嫁给他人的剧情堪称精彩,鸣凤的独舞是整台剧的高潮,这是一段告别爱情、告别生命前的身体绝唱。

猜你喜欢
新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