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暖昕《青春祭》-电影的形式与风格--猫仔队-猫扑

   

张暖昕《青春祭》-电影的形式与风格

来源:醉折的大花枝
2017-08-08 20:19

之前一篇《毕业会考》中故事的形式性比较突出,突然想到前不久看过的老片《青春祭》,在我看来刚好有一个比较,看看故事的形式性与导演形式的对比。形式与内容本来就很难区分,《青春祭》中的故事是生活化的,没有很强的戏剧性,或者更可以说故事的形式是很隐蔽的。在这里说形式感很强,可以这样定义,即不张扬,不被观众察觉。在《毕业会考》中的导演形式是不被察觉的,没有故意去引导观众。而在《青春祭》中导演手法却具有很强的形式性,很多镜头甚至极具象征意味。以下从几个段落里来看这部电影的形式性。

电影开场

张暖昕《青春祭》-电影的形式与风格

画面出现雾中的村落、庙宇、田间的全景镜头,每个镜头时间较长。声音:一声声缓慢的钟磬声,深沉。奠定了本片深沉的基调。

洁珑入傣寨

张暖昕《青春祭》-电影的形式与风格

俯拍镜头,洁珑在黑丛林中穿行。一方面表现寨子的偏僻陌生,另一方面形成对人物命运的关注即知识青年下乡。音乐:奇异的原生态唱乐、钟磬声。

随后在系着红带的大榕树的仰拍镜头,即洁珑对寨子的第一个印象,神秘甚至“有点害怕”,随后碰到的打着赤膊的哑巴放牛大叔,还有入住昏暗的大爹家里90高龄的“像童话里的老巫婆”瘦老的老奶奶“丫”。这其中“丫”瘦老的手揉饭团的特写镜头,有“丫”的面部特写镜头,以及烤青蛙的特写镜头。整个意象的风格一致,神秘、陌生、畏惧。

接下来的对话也极具形式性,洁珑对大爹说“从今天起我就是傣寨的人了,我决心在劳动中努力锻炼自己,请”,大爹打断她“先睡,走了一天的路,累了。”洁珑的话无疑具有文化大革命的烙印。

上山砍竹 男女对歌 女孩游泳

寨中的少女在竹林中穿行玩闹的全景镜头。对应的是洁珑的近景。洁珑的微笑看着他们也象征着洁珑对傣寨少女的自然活泼自然而然的欣赏。但洁珑的镜头是不动的。与傣寨少女对比。

瀑布的全景镜头,依旧是自然,水流自然的喷发,情感的释放。对应的是一群少女看到傣寨的一群男孩。男女欢快的对唱。给的是近景镜头。展现傣寨男女的自然,观众会感到亲切。而洁珑在一旁看着他们。洁珑的为全景镜头,有距离感,且洁珑被安排挤在画面一角,不自然。形成了傣寨少女与洁珑的对比。洁珑具有的是文化大革命中的机械的,不自然的,天性被压迫的。

张暖昕《青春祭》-电影的形式与风格

猜你喜欢
新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