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我们只愿意活在对香港电影的想象里?--猫仔队-猫扑

   

为什么我们只愿意活在对香港电影的想象里?

来源:搜狐
2017-08-14 10:22

为什么我们只愿意活在对香港电影的想象里?

按 |奇爱博士

今天的这条推送,来自库布里克书店《香港电影:额外的维度》新书沙龙,正像书名一样,提供了想象、理解香港电影的多个维度,参与者不仅有陈冠中先生这样的亲历者,有苏涛这样的高校学术研究者,也有葛格这样的迷影爱好者。同时,也包括张建德,一个生在马来西亚的新加坡华人学者,也向我们以及英文学界,示范了切入香港电影的某种文体写作方法和研究思路。相信,你们读完,一定会有收获。

百老汇电影中心近期举办了新的一届香港影展,葛格也有幸看了三场,十分精彩,更有感慨。感慨,曾经创造力无限、活力四射的香港电影,正在越来越走入一个“丧时代”;我也感概,尽管北京影迷对香港电影热情高涨,却抵不过国内学术界研究香港电影的热度越来越低。

大家热衷探讨《战狼2》,探讨《建军大业》,却有没有想过,这里面其实都有香港电影的制作基因?

在形形色色的各种研讨会议上,每个与会者(包括我)谈起国产电影,那是口水横飞,真知灼见和废话套话齐飞。但是,曾经作为中国电影/华语电影最具活力的香港电影领域,却是十分的凄清寂寞。所幸,还有苏涛兄这样甘于寂寞的人,一篇篇文章,在史海和影像中淘洗,他的研究和译著,是可以经得起时光考验的。

我在这个研讨会之后,以一个热爱香港电影但已然放弃电影研究的“前青年学者”的心态,给苏涛发了一个微信:研究香港电影,真得是好寂寞啊。他回了我俩哭脸儿,没再说什么。香港电影越来越丧,香港电影研究也越来越丧,这是不可回避的现实。

我没有去过香港,我也不想去香港,我听不懂广东话,我也不想学广东话。但唯独,我热爱香港电影,只想活在对香港电影的美好想象里。点解?可能那就是一份心结吧。

猜你喜欢
新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