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三十二》到《二十二》,面对经历苦难的生命,我们是否是追问痛苦的“魔鬼”--猫仔队-猫扑

   

从《三十二》到《二十二》,面对经历苦难的生命,我们是否是追问痛苦的“魔鬼”

来源:烤荔枝
2017-08-18 07:10

经授权转载

从《三十二》到《二十二》,面对经历苦难的生命,我们是否是追问痛苦的“魔鬼”

靠着强大的“自来水”,8月14日上映的纪录片《二十二》票房今日已经突破2000万,而这部几乎“无钱宣传”的纪录片之前只想求一个1%的排片,目标票房也只有600万。

《二十二》的火爆既出乎意料,又在意料之中,这部不贩卖苦难和眼泪的电影在上映前即得到大批明星、影迷和媒体的支持,张歆艺、袁弘、冯小刚、黄渤、吴刚、张静初、徐峥、濮存昕……在这么多“自来水”的帮助下,影片8月14日上映,排片率从刚刚上映的1%上涨到1.5%,单日票房突破300万;到上映第二天已逐渐上升到4.9%,上座率超过了《战狼2》;目前,影片排片已经达到9.5%,超过了《心理罪》、《侠盗联盟》等明星主打的商业片。有的影院在昨日下午临时为影片加了场次,到了晚间,其影院的《二十二》几乎都满场,部分影院决定在16日将影片的排片调升至15%以上。

从《三十二》到《二十二》,面对经历苦难的生命,我们是否是追问痛苦的“魔鬼”

日军侵华战争中,被强征为性奴隶的中国女性至少是20万人,截止到今天,幸存者仅剩8位。

这是一次“抢救式”的拍摄,是每个中国人不应该错过的作品。 随着时间推移,也许幸存者的数字 最终会从8归于0,但纪录片《二十二》就是为了警醒活在安宁现世中的后辈在面对这道伤痛时希望每一个人中国人都能做到“不终日怨恨,但一刻不忘”。

而导演郭柯又是如何与这一题材有了不解之缘的?

我也曾像魔鬼一样追问她们的痛苦

2012年的一则报道改变了80后导演郭柯的人生轨迹,做了十几年副导演的他偶然间看到一篇介绍“慰安妇”韦绍兰老人的文章《一个慰安妇生下的日本孩子》。故事讲述1944年,20岁的韦绍兰被日军强征为慰安妇,3个月后艰难逃离慰安所。逃出来后,她发现自己怀孕了,当时曾经吃药想自杀但没死成,生下了“鬼子的娃”罗善学。罗善学70多岁一生未婚,因为没有女人愿意嫁给他。

在中国“慰安妇”问题研究第一人苏智良教授的帮助下,郭柯顺利地找到了韦绍兰老人,并拍摄了纪录短片《三十二》。也是从那时候开始,郭柯对“慰安妇”的态度从“猎奇”转变为“深情凝视”。刚接触这个题材时,郭柯说自己和所有人对“慰安妇”的印象一样,想“打捞历史”,想让她们痛说悲惨。可是5年后的现在,忆及当年,郭柯说那时暴露出了自己“魔鬼”的一面,“幸好我最后良心发现”。

韦绍兰是郭柯的纪录片《三十二》的“主角”,这位耄耋老人的笑容、泪水、歌声打动了无数观众 。但郭柯说自己那时没有经验,不考虑对方感受,在韦绍兰老人说到痛苦处,稳重的摄影师默然关了机器,可是他却催着翻译继续为他解释老人的话,让摄影师把机器打开:“我那时真是暴露出了魔鬼的一面。”

从《三十二》到《二十二》,面对经历苦难的生命,我们是否是追问痛苦的“魔鬼”

拍完之后,郭柯说自己背过身去大哭了一场,“我想为什么我是这样的人?老人这么信任我,为什么我要让她回忆那些让她那么痛苦的事情?就为了镜头需要的那种表现力,这样去对一个老人,你这样像个人吗?哪怕你拍出一个再牛的片子,你好意思吗?”摄影师轻轻拍了拍大哭的郭柯,郭柯说:“他懂我,我觉得自己不应该这样,不道德,从此,我再也没有这样主动地去问过她们那时的细节、感受。”

猜你喜欢
新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