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沁鑫大病初愈只做乌镇戏剧节一件事--猫仔队-猫扑

   

田沁鑫大病初愈只做乌镇戏剧节一件事

来源:中国青年报
2017-08-21 18:36

田沁鑫大病初愈只做乌镇戏剧节一件事

第五届乌镇戏剧节新闻发布会前日在乌镇大剧院序厅召开。第五届乌镇戏剧节10月19日至29日上演,有来自俄罗斯、德国、英国、美国、澳大利亚、瑞士、巴西、立陶宛、黎巴嫩、爱尔兰、罗马尼亚以及东道主中国等国家的24部剧目参演。8月28日上午10点正式开票。

乌镇戏剧节,每两年换一个艺术总监,前四届分别是赖声川和孟京辉导演;今年的第五届乌镇戏剧节发布会上,田沁鑫导演首次作为年度艺术总监亮相,这也是她大病初愈后的首次公开露面。清瘦了很多的田导表示:由于身体还在康复阶段,因此下半年暂时不回北京,只做乌镇戏剧节一件事。

" 前人栽树后人乘凉,没有乌镇戏剧节,没有发起人的努力,我也没有这样的能力。"田沁鑫说。说起自己的这次大病,田沁鑫仍心有余悸:"胰腺炎是很疼痛的病,来势凶险,是高死亡率疾病。我这次住院的经历,就像是一次惊心动魄的历险之旅,改变了我的人生。这是我第一次住院,第一次住重症监护室;第一次持续22天不能喝水和吃饭,身上插着各种维系生命的管子,有进食进水的,有做血透用的,有输液用的。我平躺了近10天,每天要做抽血和化验。可以说我是凭着毅力和耐力,坚持了一个月零十天的住院生涯。在我住重症室的一个多月里,身边去世了四位年纪轻轻的患者。我有一段也是意志消沉的,觉得自己离死亡很近,突然心灰,觉得自己可能出不去了。我心情很沉痛,被迫感知生命的无常,也被迫考虑生死一世。带着对生命的各种思考,我庆幸自己最终能够出院。"

田沁鑫导演表示,自己这次大病得到了身体的预警,"我觉知到由于长期工作,身体与压力和紧张之间的争斗,让自己有强迫性亢奋的习惯和想要控制全局的怀疑性恐惧,还有焦虑,再有热爱创造的快乐和失控的主观妄想。在这样的不定中,身体敲响了警钟。"现在田沁鑫导演的生活极为简单规律,每天按时三顿饭或加餐,少食多餐;吃得很素,白水煮菜,五谷杂粮;不吃夜宵,不吃火锅,戒烟戒酒,戒油炸油腻;早睡,大概晚上八九点睡觉,早晨四点多起床;增强体力去健身,少量的做一些运动,几个瑜伽动作,几招孙氏太极拳。不玩儿手机和微信。

田沁鑫说:"我后半年只做乌镇戏剧节一件事情,会在乌镇和上海两地住。住乌镇是为调养和参加少量戏剧节工作。乌镇西栅边上有一个乌村,有自然种植可以采摘的新鲜果蔬,我很向往。住上海是离我住院的瑞金医院近,医生熟悉我的病情,复查方便。后半年暂不能回京,因为体虚,无法长途。我还要休养一阵子。体力、脑力、气力、耐力,需要一段恢复过程,让我的身心灵重新合一。"

田沁鑫导演还特别感谢在她生病期间救助和帮助以及献出爱心的家人、朋友和观众们。"由于我的主治医生不让我用手机和微信,故无法回复所有关心我,给我温暖与鼓励的好友们。在此,一并感谢大家!"

本报记者 王润 J069

猜你喜欢
新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