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南电影为中国电影提供启示(北京电影学院教授李二仕)--猫仔队-猫扑

   

云南电影为中国电影提供启示(北京电影学院教授李二仕)

来源:CCN喜剧网
2017-09-01 04:36

一次国际交流的时候,法国一个很有名的电影发行公司的代表对我说,中国的《五朵金花》、《阿诗玛》跟好莱坞歌舞片、印度的歌舞片有相像的地方。这真是一个非常有意思的现象。所有的国家都想用自己的民族电影作为一个文化的象征去交流,争取互相的沟通和理解。

以民族电影为主要特点的中国电影区域化发展,将带来中国电影走向国际的丰富性。北京、上海是内地电影的两个中心,香港也处于一个功夫片的电影拍摄中心,同样,依托西部大开发及东盟国家的发展,云南也很有可能成为一个电影拍摄中心。因为这里有25个少数民族,形成多元化共生的文化。

云南电影为中国电影提供启示(北京电影学院教授李二仕)

云南电影可能因为资源优势而得到更大发展。多民族的交流与互通,形成中国电影非常有利的一个方面,就是不仅被中国人欣赏理解,也能走向国际舞台。中国电影的确定和发展,无论从历史上还是从发展趋势来看,都应该以地方性、多元化、边疆少数民族文化的补充来加以强化。

新中国成立以后,民族电影起点很高是因为民族题材在空间上实现了让各个少数民族形象、各个领域生活状态呈现在银幕上。这是解放前的电影做不到、无法实现的。许多第三代电影人都参与了民族电影创作,如云南题材的《景颇姑娘》等。无论是解放前已经成名的第三代电影人,还是新中国成立以后从延安过来的,从上海过来的电影人,都不约而同地把民族题材作为他们看好的一个区域。艺术家这样的选择不是偶然的,因为民族题材可以为他们提供各方面的想法。

在新中国成立以后的17年中,少数民族题材电影形成中国电影的一个类型片。云南电影有非常突出的成绩,我们要好好总结。比如惊险片有《山间铃响马帮来》、,这是一部反映云南民族题材的电影;《神秘的旅伴》,这是惊险样式的反特片,《五朵金花》、《阿诗玛》形成中国的歌舞片。我们今天要建立一种中国电影语言机制。在拍少数民族题材电影时,往往会把那些带有神秘色彩的、带有不可理解的或者与汉族截然不同的、好看的、好听的东西作为一种呈现。这就需要有中国特点的电影类型、样式来支撑,才能形成一种有效的 沟通与理解。要研究云南《芦笙恋歌》、《边寨烽火》这样的爱情片,《五朵金花》这样歌颂性的喜剧片,是怎样塑造和培养明星的,从而建立一种有效的电影语言机制。

新时期以来,第三、四、五代导演形成新的创作特点。这时候在云南具有前沿性。第三代导演的转型与突破,就是拍《神秘的旅伴》、《五朵金花》等以后又拍摄了《相遇在凤尾竹下》。这种转型还是沿用过去那种叙事的机制,表现新时期以来少数民族没有的改变。第五代导演追求视觉冲击力,或者叫造型美学,这个突破点就是田壮壮在云南拍摄的《红象》。

猜你喜欢
新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