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明义的保温杯 罗大佑的家 迪伦的诺贝尔 --猫仔队-猫扑

   

赵明义的保温杯 罗大佑的家 迪伦的诺贝尔

来源:北京青年报
2017-09-01 08:39

赵明义的保温杯 罗大佑的家 迪伦的诺贝尔 [

 赵明义的保温杯 罗大佑的家 迪伦的诺贝尔

 赵明义的保温杯 罗大佑的家 迪伦的诺贝尔

◎莲蓬人

泡着枸杞的保温杯是朋克保温杯!

谈论罗大佑,可以像谈论黑豹乐队赵明义的保温杯那样吗?也许可以,也许不可以。

因为进入耳顺之年的罗大佑,告诉大家他如今很享受“夫和妻柔、父慈子孝”的家庭生活,他暌违13年发布的新专辑,看起来也尽在唱咏家庭、朋友之情的温暖。这对于那些曾被他大量优美的、愤怒的、隽永的、怀疑的歌曲涤荡过青春的歌迷们来说,唱着“如同家母朋友圈”(网友评论)歌曲的罗大佑,不啻于如今拿着保温杯的赵明义——或许并不是保温杯的错,而是歌迷们难以接受心中曾经愤怒、脱俗的精神偶像落入庸常的形象崩塌。

但是,谁规定了偶像必须为信众的愿景而活?“有的人就觉得我该叛逆到老,然后孤独终老,那我也太惨了!”罗大佑如此反击媒体对他的变化的质问。鲍勃·迪伦也曾有名言:“因为你喜欢我的东西,不代表我就欠你什么东西。”不主动配合大众的固定想象,不享受成为主流的信仰图腾,这何尝不是一种叛逆的摇滚精神?从这个意义上来说,面对清新文艺青年,赵明义或许泡着枸杞的老干部保温杯,某种程度上简直就是朋克保温杯!

然而无论是不是以保温杯作为谈论标准,我们真正不能释怀的,其实不是偶像是否走下神坛、有没有权利变老,而是纵然有歌唱类娱乐节目满天飞,却四顾茫然:如今再难找一首歌曲深入灵魂,难以认定一个歌者让我们在满足娱乐之余觉得可以与时代、与青春对话——“有没有Free Style”固然时髦有趣,却不会让人因为“你曾经对我说你永远爱着我”而感叹“爱情这东西我明白可永远是什么”。

可即便流水它带不走光阴的故事,改变不了一个人,63岁的罗大佑还为歌迷停留在20、30岁的年纪写着“寂寞的山谷里野百合也有春天”,用今天小粉丝们时髦的话来说,就会有大批歌迷“疯狂打call”吗?

猜你喜欢
新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