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p-Hop被翻译成“嘻哈”是否可笑? | 一个诗人亲历的美国嘻哈浮沉--猫仔队-猫扑

   

Hip-Hop被翻译成“嘻哈”是否可笑? | 一个诗人亲历的美国嘻哈浮沉

来源:飞地APP
2017-09-01 15:29

原标题:Hip-Hop被翻译成“嘻哈”是否可笑? | 一个诗人亲历的美国嘻哈浮沉

Public Enemy - Fight The Power 嘻哈浮沉:

贫民窟、名利场与亚文化研究

倪湛舸

本文首发于AoAcademy(敖学院)

倪湛舸,芝加哥大学神学院宗教与文学博士,现任教于维吉尼亚理工大学宗教与文化系。

一.布朗克斯

十多年前,纽约布朗克斯是我到达美国的第一站,我何等幸运,在黑人横行的布朗克斯一住就是两年。那时读书的天主教学校坐落于意大利街区,据说成龙早年的电影还去过该“小意大利”取景,但时过境迁,汪洋般的黑人区收紧了它的包围圈,穷得叮当响的拉美移民又大量涌入,稍微有点钱的意大利人渐渐都搬走了,剩下些鳏寡孤独守着几条街,几十栋楼,和一所用铁丝网封锁自己的天主教大学。我的老师和同学们或开车或坐地铁,从曼哈顿来,从新泽西来,从上州来,我们在铁丝网这边学习奥古斯丁和德里达,而黑面孔的孩子在那边抓着纠结成菱形的铁丝,看上去就像是在戏仿《四百击》的电影海报,他们冲着可望不可及的校园嚷嚷 “College kids! College kids!”

我已经不记得怎样认识了街对面公立高中的那位校长,也许她曾经来旁听过圣经研究课?五十来岁、有着修女般庄严气质的校长说,对她的学生而言,最好的出路就是坚持活到拿高中毕业文凭,然后去麦当劳或超市当收银员。只可惜教室无非是战场一角,孩子们混黑帮、贩毒、辍学、甚至早早地在枪战中死于非命。多少年来,公立高中只向街对面的大学输送了一名学生,那女孩却从来不敢与人提起自己的布朗克斯出身,比起学习,她更热衷于把自己关在宿舍里苦苦纠正黑人口音。校长还说:我母亲快八十岁了,吃饭时,她因为自己切不动牛肉而落泪。早些年的事我真的记不清了,但我记得,那天晚上,我搭公立高中校长的车回家,在上楼的时候遇见总是穿着稻草般长裙的邻居老太太,她伸出抖抖索索的手问我要一块钱,就一块钱。我给了,从此,她时常向我讨一块钱去吃麦当劳的汉堡,直到她的房间被膀大腰圆的清洁工腾空。入睡和醒来的时候,我感觉不到地球在旋转而时间在流逝,更勿论那些倏忽明灭的或年轻或年迈的生命。

猜你喜欢
新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