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79年:《大众电影》复刊和第三届百花奖评奖--猫仔队-猫扑

   

1979年:《大众电影》复刊和第三届百花奖评奖

来源:老电影里的那些事mp
2017-09-01 18:05

1《大众电影》不能允许有空话、大话和假话

第三届百花奖共有160万人参与投票,这个数字同时也是刊登选票的《大众电影》杂志的销量。1979年1月复刊的《大众电影》跻身百万大刊之列仅用了一年多的时间,令人为之称奇的是,就在第三届百花奖举行的第二年,《大众电影》的月发行量达到了960万册,这被认为是单刊不太可能超越的数字。

1979年:《大众电影》复刊和第三届百花奖评奖

《大众电影》的复刊时间是1979年1月20日,那一天被认为是一个“春光明媚的日子”。时任中国影协副主席的袁文殊在复刊词中说,笼罩在我国电影园地上空的乌云已经消散,春光明媚的季节已经到来,在这块园地里耕耘的人们正需要起早贪黑、进入春耕大忙的时候。

“春耕”实际上和这本杂志并没有关系,但是,位于北京北环西路15号的《大众电影》编辑部却开始了起早贪黑的忙碌。1966年7月停刊的《大众电影》,在时隔12年5个月后复刊。

今年84岁的唐家仁,正是在复刊时重新回到《大众电影》编辑部的。《大众电影》于1950年6月16日在上海创刊,1952年迁往北京,唐家仁随《大众电影》举家北迁,是为《大众电影》工作最长久的编辑之一。

“《大众电影》停刊时的办公地点在舍饭寺,和中国电影出版社一起办公,经历十年‘文革’动荡,编辑部的房产早已被占用。1978年6月,当中国影协的第四次常务理事扩大会上决定1979年1月恢复《大众电影》、《电影艺术》和《电影技术》时,影协并没有办公场地,暂时租借了中央新闻纪录电影制片厂主楼四楼办公,《大众电影》分得了3-4间办公室。”

1979年:《大众电影》复刊和第三届百花奖评奖

新影厂四楼因为汇集了当时的电影理论权威,流传有片子“在政治行不行要送电影局,在艺术上行不行要送‘四楼’的说法”。《大众电影》的主编、剧作家林杉,副主编唐家仁和崔博泉在当时已是颇有名声和资历的电影专家。在《大众电影》编辑部,当时的绝大多数编辑、美编由《人民电影》“转会”而来,编辑部共有二三十人,当时的办公室已经显得有一些拥挤。

现任职于《大众电影》的冯湄,就是在1978年的年底从《人民电影》调过去的。当时刚二十出头的冯湄,是《人民电影》的一名校对,当她校完1978年12月的《人民电影》的一期,便和她的同事从东四八条的编辑部搬到了位于北环西路15号的《大众电影》编辑部。“两个杂志的终刊和复刊,几乎没有什么过渡时间。《人民电影》在1978年12月的杂志上发表《终刊告读者书》后,《大众电影》就在第二年的1月份复刊了,编辑部以最快的速度赶在春节前就将复刊号推了出来,首印数定为50万份”。

在新的工作单位里,冯湄分到了读者来信组,负责接收并处理读者来信,在1979年1月的复刊号上,《大众电影》刊登了两封读者来信,分别为《对大众电影提几点希望》和《大众电影应该办得大众化》。

1979年:《大众电影》复刊和第三届百花奖评奖

第二封的署名是“上海市卢湾区影评组”,他们在来信中说,“四人帮时期,报刊上空话、大话、假话连篇,当《大众电影》复刊时,决不能容忍这种情况的再发生”,他们还着重指出,“广大读者要求刊物所发的文章,不能顺着长官意志而人云亦云!”

猜你喜欢
新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