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艺界清流《见字如面》:一封写死亡,一封写苟活--猫仔队-猫扑

   

综艺界清流《见字如面》:一封写死亡,一封写苟活

来源:博库图书馆
2017-09-21 04:23

综艺界清流《见字如面》:一封写死亡,一封写苟活

前两天,综艺节目《见字如面》第二季第一期播出了。

从第一季的9.0高评分到第二季第一期的高口碑,《见字如面》又安安静静地火了一把:

豆瓣评分9.5;栏目播放量更是创文化类节目新高,突破3.6亿直逼头部综艺。

节目主要形式仍是请明星演员在现场读信,让那些尘封已久的信件在张国立、周迅、归亚蕾、黄志忠等人的精彩演绎下,以鲜活的听觉形态撩拨我们寂然的心弦。

这种感觉对于身处即时通讯时代的我们,已经遥远得相当陌生,却又因为这股隔离的陌生感而更受触动:

博库君不知道你是不是很久没有提笔写封信了,但至少,博库君已经很久没有写过信了。

当键盘代替纸笔,所有人都有了越来越快的打字速度,却独少了一封封信件里的万家灯火和情深义重。

〈〈〈〈〈

《见字如面》第二季第一期的主题是“生死”。5位嘉宾6封信,站在阳间看阴间。

印象最深的是,最后两封书信。

一是今年3月在网络上闹得纷纷扬扬的,琼瑶阿姨写给儿子和儿媳的公开信。“所有看到这封信的人都是见证,你们不论多么不舍,不论面对什么压力,都不能勉强留住我的躯壳,让我变成‘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卧床老人!那样,你们才是‘大不孝’!”

综艺界清流《见字如面》:一封写死亡,一封写苟活

这是封“交代后事”的家信。在信中,琼瑶交代了几点关于自己临终时的叮嘱:不动大手术(死得快),不进加护病房,不能插鼻胃管,不能插维生的管子,不要急救措施。

总之,她不希望儿子和儿媳把对她的爱变成她自然死亡的最大阻力,她希望自己能够有尊严地死去。“人生最无奈的事,是不能选择生,也不能选择死。”

琼瑶是个足够理性的作家,她的文字笔力虽然时常充斥着情爱的浮华感性,可她本身却是带着我们看来有些“不近人情”的冷静和偏执。

琼瑶说,生是偶然,死是注定,死亡是每个人都必须面对的,所以不要被生死的迷思困惑住。但对于我们来讲,认命其实是很难的。

生死固然无常,可作为病患家属,总是想着尽最大的努力和黑白无常买一次命,这不仅是孝道伦常的要求使然,更是因为每个人都希望至亲能够活下去,作为生命活下去——即使希望渺茫,但只要肉身不灭,那便是活着。

就像琼瑶的丈夫平鑫涛因为罹患血管性失智症住院一般,丈夫与前妻所生的3位子女在听医生说“若擦鼻胃管对症下药,还是有清醒机会的”之后,一致决定给父亲插鼻胃管。

即使平鑫涛常常痛苦呻吟,就算琼瑶再三强调 “还有意义吗?没有意义了”,可在子女看来,这就是一件有意义的事情,因为这代表着“父亲还在”。

〈〈〈〈〈

还有一封,是华南农业大学研究生李真写给母亲的信,三年前,他罹患白血病。

标题就叫《对不起,妈!我生病了》

综艺界清流《见字如面》:一封写死亡,一封写苟活

李真出身贫寒,但自己非常争气,考了大学还考上了研究生,他成了改变全家命运的希望。

猜你喜欢
新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