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达志:那是最穷的时候,又是最有创造力的时候--猫仔队-猫扑

   

游达志:那是最穷的时候,又是最有创造力的时候

来源:澎湃新闻网
2017-09-21 18:52

1998年公映的香港电影《非常突然》结尾,天气晴,任达华带领的警队一片欢乐。

观众放下了大心,总算雨天过去,等着男主角领了功找女主角团圆。

但在“落雨冇担遮,担遮又出太阳”的香港,下雨只是突然一瞬间,就像一把AK突然爆在刘青云胸前一样突然。

五分钟内,六名探员和两个悍匪断断续续开枪,没有人活着走出这个街道。

游达志:那是最穷的时候,又是最有创造力的时候

《非常突然》中,刘青云“非常突然”被枪杀。

充斥着末世气氛的结尾背后,该片的导演游达志,亦对香港电影市场绝望,决然离开师父杜琪峰,离开了银河映像。

《十万火急》《暗花》《非常突然》三部曲之后,被誉为银河映像未来、香港电影明日之星的游达志,此后在江湖鲜有踪影。

1

游达志的名字,和杜琪峰、韦家辉一起,构成了诸多香港影迷少年时期对香港电影的记忆。大对比的光照,摇曳生姿的霓虹灯,张扬大胆的镜头,是他们20年前的默契。

《非常突然》全死光光之后,游达志去了哪儿?

银河之后出品的《再见阿郎》(Where a Good Man Goes),也未能解答这个疑问。各种传言包裹在他的出走事件外,直到杜琪峰称其为门徒,勉强算个回答。

游达志:那是最穷的时候,又是最有创造力的时候

《非常突然》任达华、刘青云

显然,影迷对这个说法不买账,更显然的是,对银河映像风格稍有了解的人都能看出,《两个只能活一个》《暗花》与《非常突然》有别于银河后期作品画面风格。

同样是警匪、枪战,《PTU》或《大事件》画面简约冷静,构图精巧,空白处保留着情感出口。而《非常突然》那三部,画面信息丰富,颜色繁复张扬,镜头里有种奇诡美学,正当你沉浸于丰富画面里,却会猛然出现一次重击,人头,鲜血喷溅,谁都走不出生生死死的宿命,最终让人彻骨绝望。

游达志的复杂张扬与杜琪峰的精巧凌厉,是银河映像早期的两种风格。可惜《非常突然》再怎么有口碑,也逃不过票房扑街的现实。

从拍完《再见阿郎》算起,游达志离开银河刚好20年了。20年间,他未能如影迷所愿继续活跃在影坛。

他先是拍了中国星主导的电影,却因没了银河时期的共同智慧、创作氛围,《废柴同盟》沦为平庸之作。后来在TVB拍的《大唐双龙传》倒是成为港剧迷心中的经典。

此后除了在马来西亚,他没有再插手电影,只剩下当年影迷时而关心他的去向,不服香港影坛对他的低估,喟叹他的消失给香港电影和银河映像带来的损失。

当游达志的名字出现在今年的网剧《无心法师2》导演一栏,激起了我的好奇。

游达志:那是最穷的时候,又是最有创造力的时候

《无心法师2》中,游达志示范断腿戏。

猜你喜欢
新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