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么不要脸的女主角,比罗子君讨厌一万倍--猫仔队-猫扑

   

这么不要脸的女主角,比罗子君讨厌一万倍

来源:澎湃新闻网
2017-09-21 19:40

狗血剧之所以能够遍地开花,成为全球长篇电视连续剧中的主流,在于它在有限的人物结构框架内制造最强力的戏剧冲突,在保证故事格局的稳定性基础上,在人物关系上做文章,分久必合、合久必分,同时又将人物的复杂性维系在“可怜人有可恨之处”以及“可恨之人必有可怜之处”这种不需要太多生活体验就能理解的层面上。

狗血虽好,但不能贪杯。归根结底的问题在于格局太小,人物能够产生的关系是有局限性的。戏剧,一旦失去了更多的可能性,就会丧失生机。

泰国第三电视台的大戏《道德的火焰》就是这样的狗血大戏。

这么不要脸的女主角,比罗子君讨厌一万倍

该剧整体上就是国产年度老娘舅大戏《我的前半生》在泰国的变体,故事绕来绕去,最后回到最关键的地方还是好姐妹抢男人的戏码。

纳瓦·君拉纳拉饰演的男主角说出的一些台词简直是《我的前半生》中贺涵台词的泰国翻译版本,什么跟女一号在一起才能感受到生活的动力啦、告诫女二号远离深陷麻烦的女一号以免招惹祸端但自己却又把持不住与女一号接触啦……可见天下狗血,味道都差不多。

这么不要脸的女主角,比罗子君讨厌一万倍

纳瓦·君拉纳拉饰男主角

《我的前半生》中,贺涵在教育女主角罗子君如何识别潜在的同性敌人时,曾经讲过,大意是不要去提防那些杨柳扶风、姣花照水的花瓶女孩们,花瓶没有攻击性,生龙活虎的才最危险。

这种以“我是为你好”为核心思想的贺氏哲学不是全然没有道理的,至少在狗血剧中,杨柳扶风的花瓶女孩的确不如生机勃勃的野草女孩戏剧感更强。

狗血剧的核心就是强烈的戏剧冲突,它的人物性格设定、人物关系结构、故事走向都服务于戏剧冲突的最大化,电视剧就是晴雯手里的扇子,用晴雯的话讲,“我最喜欢撕的”。

“撕”本质上是力气活儿,晴雯再娇贵也是公子哥房里的丫头,体魄总要好过林黛玉的,林黛玉只能生闷气,不爽快,书可以那样写,电视剧里全是各自暗生闷气的潇湘妃子,只能删到一个半小时放到艺术院线里去了。

就算风评很差劲的狗血剧,也是生龙活虎有气力的角色看上去更带劲。

《我的前半生》里许娣饰演的薛甄珠病逝,戏也就跟着草草结束了。

一样的剧情,同样是在几个男孩子之间流转的“上流社会”女孩,《绯闻女孩》里胳膊上有肉、腿也不瘦的布莱尔和赛琳娜还能动手互搏演一出“战猫”(cat fight),《小时代》里细胳膊小鸟腿的姐妹花只能靠互泼红酒、互砸玫瑰花泄私愤,回头学林妹妹泪洒潇湘馆,红是红,狗血被稀释得太厉害,味道不对了。

《道德的火焰》里,珍妮·提恩坡苏皖饰演的女主角就是一个有生气、有力气的标准狗血剧女一号。

这么不要脸的女主角,比罗子君讨厌一万倍

珍妮·提恩坡苏皖饰的女主角

猜你喜欢
新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