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这一代的邓丽君情节--猫仔队-猫扑

   

我们这一代的邓丽君情节

来源:抽刀断水断电断网
2017-09-21 21:12

我们这一代的邓丽君情节

我们这一代的邓丽君情节

唱着“80年代的新一辈”走进大学的我们这一代人,多数对邓丽君的歌声不会陌生,甚至有着某种特殊的情结。在那个早春二月,乍暖还寒十分,邓丽君用她婉约迷人的歌喉,轻声诉说着小城里的故事,平静而人性。邓丽君舒缓了被急风暴雨式的进行曲绷紧了的神经,照亮了沉睡已久的个人情感世界。原来,歌唱不只是公共空间的集体大合唱,还有如此私密的缠绵悱恻。过去也有柔情似水的非进行曲,那是对伟大父爱的集体颂歌,属“革命的浪漫主义”范畴。激情燃烧岁月里的爱与恨,只限于流淌在历史与阶级意识的水槽子里。如果荡漾了一点出来,撒到了二分自留地上,轻则“小资情调”,重则“抽象人性论”。私人世界,已被彻底“公众化”了。

我们这一代的邓丽君情节

在我们读书的年代里,歌曲从演唱的内容、发音的部位、技术的处理,都被强烈的光芒照射透了的。早期,邓丽君的歌曲被视为“资产阶级的靡靡之音”,只能从盗版的磁带里面听到。记得一次周五下午的集体学习,系里请来一位某大学的音乐教授讲“树立正确人生观,坚决抵制资产阶级黄色歌曲”的专题报告。印象颇深。这位教授,眉毛又粗又长,嘴巴造型很是奇特,像鱼唇一样开合翻动。教授放一段邓丽君的《何日君再来》,再放一段李谷一的《乡恋》,然后就用鱼嘴开始翻动:“你们听,听,《乡恋》用的‘气声’发音方法,跟着邓丽君亦步亦趋地模仿。这是一种不健康的发音,所有资产阶级的靡靡之音如出一辙”。按当时“健康音乐”的理解,这“气声”估计是一种类似趴在耳朵根子上出粗气的声音,资产阶级把性生活的专用声音拿来当众演唱,一定是低级趣味的了。无产者求解放,岂能接受此等暖风软语的刺激。从那以后再也没见到过如此形状的嘴了。

猜你喜欢
新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