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美生活》影评:虚实观照,南下女相--猫仔队-猫扑

   

《完美生活》影评:虚实观照,南下女相

来源:方哥的丽莎
2017-10-04 15:26

在香港的入境事务处大楼外,她握着听筒,把离婚事宜说得清清楚楚,语调更平稳得如同局外人,而不见任何恼怒与哀愁;然后她还若无其事,在街上走走,甚至买买小物,可却还是难掩她的内心,毕竟都有暗涌。

唐晓白执导的《完美生活》裡,有这个真实人物 Jenny,由内地来香港与丈夫办理离婚手续;戏内她的说话很多,可正因为这个戏内,反而就是她的现实,而镜头前的她,像把生命絮语道来,如同口述历史。不过这段历史还有另一层次,那就是东北女孩李月颖的南下故事,由沈阳来到深圳打工,却又相信遇上情郎而珠胎暗结;这段虚构情节,竟俨如 Jenny 的前半生。

《完美生活》影评:虚实观照,南下女相

交叠的人生,不必然就是同一人物的延伸,相反,那可以是互为观照与评价,就像不少如双生戏轨的并行对照──远的可教人想起奇斯洛夫斯基的《两生花》(The Double Life of Veronica, 1991),近的或叫人想到活地亚伦的《美莲达与美莲达》(Melinda and Melinda, 2004)。不过这种对照,都建基在导演的想像与砌辞裡。反之,唐晓白的《完美生活》,却是由真实人物的触感开始,由导演与 Jenny 的认识与相处,逐步酝酿出对人物的关怀,再而展开虚构人物想像,成了一虚一实的两生花。

这个虚与实的并行,想当然为虚的部份,注入了真实人物的活力──尤其可见 Jenny 的出现,每每就是閒话家常、风花说月、闻歌起舞的热热闹闹,彷彿她的存活,更还有画外真实声音滋养,令她更见血肉。相反,虚构人物李月颖却沉默寡言,而当她走在镜头前的时候,总多随寂静气氛而来,与 Jenny 成了强烈对照;这又不禁逼迫观众细想,如果这两个人物真的本为同身,那 Jenny 今天的多言,是长年的内心压抑以致?抑或那正是她的更真实的一面,要人想到她的过去,就是那么幽幽地用心过活?

猜你喜欢
新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