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想知道的关于《猎场》的事,都在这篇里了 | 专访姜伟--猫仔队-猫扑

   

你想知道的关于《猎场》的事,都在这篇里了 | 专访姜伟

来源:娱乐资本论
2017-11-18 09:44

作者/红拂女

《猎场》已经播出将近半个月了,豆瓣评论人数近5万人,并且还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蹭蹭往上涨。

这其中当然有主演胡歌的个人号召力,但不可忽略的是,该剧编剧、导演姜伟,也是一代人心目中的“白月光”。靠《不要和陌生人说话》成名,靠《潜伏》封神,姜伟是一个在国剧领域绝对绕不过去的名字。

自从2010年的《借枪》后,姜伟已经有七年没有频繁出现在大众视野。这七年间国剧界浮浮沉沉、各路人马轮番上阵。作为传统影视创作者中的一员,姜伟还能适应这个时代吗?

没耐心的年轻观众似乎是不太买账的。《猎场》刚刚开播,就有不少急不可耐的人在豆瓣上打下了一星,打五星和打一星的观众分庭抗礼、你追我赶,着实是一个有趣的现象。

姜伟这次很大胆,也很冒险。他用情感戏开篇、不惧怕现在动不动就嚷嚷着“一集弃”的观众群体;包括郑秋冬、罗伊人在内的主角的人设也不是传统意义上的好人,甚至可以说人物多少都有些小瑕疵,冒进、眼高手低、心怀理想主义却往往事与愿违。尽管颇为真实,但确实并不可爱。

热衷讨论三观的观众这回可找着靶子了:罗伊人,一个文艺女青年,对郑秋冬指指点点,转身却成为了高官的金丝雀,嘴里说着没有背叛老白、没有跨越雷池,为何又与郑秋冬小树林牵手接吻?在编剧心目中,“雷池”的定义究竟是什么呢?

更棘手的是,以罗伊人、白力勤为代表的一众文艺梗不离口的人士,在剧中占了很重的比例,人人有鸿鹄之志,就连孙红雷饰演的刘量体,在狱中对郑秋冬谆谆相告时也要这么说:“现在知道陶弘景、知道岭上多白云的人还有几个呢?”

脱离于大众常用语境下的人物说话方式,很容易就会落入“过时”、“尴尬”、“不说人话”的窘境。《猎场》也一度陷入了这样的讨论。

猜你喜欢
新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