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立新自导自演的《父亲》,是我们灵魂的惊悚写照--猫仔队-猫扑

   

赵立新自导自演的《父亲》,是我们灵魂的惊悚写照

来源:澎湃新闻网
2017-12-05 09:38

在争夺女儿教育决定权的战场上,夫妻二人你死我活,各不相让,最后,丈夫倒下了。让他倒下的是什么呢?——妻子有意种下的怀疑。怀疑什么呢?——自己究竟是不是女儿的亲生父亲,老婆究竟有没有给自己戴绿帽子。对绿帽子的恐惧是表,两性之间残酷的意志战争是里——当怀疑侵蚀了丈夫的意志,他最终就精神失常,败下阵来,于是女儿成为妻子一个人的。这就是瑞典剧作家斯特林堡的《父亲》。

1887年11月,该剧在哥本哈根的卡西诺剧场首演,场面混乱,但很成功。斯特林堡在给尼采的信里这样描述:“更有甚者,一位年迈的女士倒地而死,另有一位女人当场生下一个婴儿,当看到穿紧身衣的时候,剧场中有四分之一的人站起来,在愤怒的喊叫声中退场!”

130年后,赵立新导演、他和金星主演的2017版《父亲》11月29日至12月3日在北京保利剧院上演(在赵立新的小剧场版《父亲》十二年后)。

赵立新自导自演的《父亲》,是我们灵魂的惊悚写照

我看的是首演场。漫长的时空跨越,并不能减轻此剧带给观众的不适——只是死亡、分娩和喊叫没有发生在剧场中,而是发生在观众的心里。舞台是一个北欧风的象征体:内小外大的半封闭梯形空间,顶天立地的灰色高墙,天幕墙壁开有一门,台阶延伸而下;左侧三门,右侧一门;四个勤务兵在主人的召唤下,随时会从门后呼喝而出,步伐与喊声威风凛凛,彰显这个上尉之家表面的雄性气息,更隐喻家庭的“监狱”面相;LED灯管勾勒抽象的房间轮廓,随着三幕剧的幕间交替,灯管逐渐升高,轮廓面目全非,直至最后一幕,客厅地面的轮廓也浮在空中,暗喻家庭和婚姻的根基被这场两性战争彻底摧毁。

导演赵立新深谙戏剧的真谛在于生命的明灭流动,每一瞬间都不可拘泥涣散。他的舞台调度时刻处于精雕细刻而热力四溢的变化中。

猜你喜欢
新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