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影看剧泪点极低的宋温暖在《妖猫传》上败给了我--猫仔队-猫扑

   

观影看剧泪点极低的宋温暖在《妖猫传》上败给了我

来源:两个恰恰好
2018-01-04 04:40

喝着酒正高兴呢,就被高力士扛到酒池边,还要他写诗,还是命题作文“写美人”。人家立马不乐意了,“我李白从来不给别人写诗,除非你给我脱靴!”天哪,这就是李白啊。然后突然来了灵感,“云想衣裳”,脸上露出了笑,咧开了嘴,刚写下四个字后半句就像自己蹦出来一样,“花想容呗”。“呗”,我简直要被这个“呗”字震撼死了,这才是李白啊,诗仙李白!所有的诗句在从他笔下写出之前,都已经在他的脑子里自己排好队了,就等着合适的时间蹦出来。

我看着醉醺醺的李白,看着他把蘸着墨的毛笔咬在嘴里,看着他跟贵妃说“不是写给贵妃的”,热泪盈眶。没错啊没错,这就是李白。

观影看剧泪点极低的宋温暖在《妖猫传》上败给了我

盛唐就是这样的。

所有的朝代里,仿佛只有盛唐才配得上一个“盛”字,才像是实至名归的“盛”。开放、包容、有气度,天下所有的人都可以喜欢甚至觊觎皇帝的女人,而皇帝也不会生气,他有足够的自信,他知道盛世和玉环都是他的。所有他才愿意让杨玉环荡着硕大的秋千让全天下的人看,看看皇帝的女人是怎样的盛世美颜。

那是陈凯歌心里的盛唐。唐城自己造,所有的树自己种,不要后期加特效,人潮涌动,打马过长安。

原来《长恨歌》是这样的。

中学时代学习《长恨歌》,背诵文学常识,只知道“在天愿作比翼鸟,在地愿为连理枝”这是白居易歌颂唐玄宗和杨贵妃的爱情,可是从未想过既然是歌颂,为何要用“恨”,为何不是“爱”。原来唐玄宗的眼睛不是因为思念贵妃哭瞎的,原来“从此君王不早朝”只是因为仍在“盛”才有恃无恐,原来颓败之际“美人”便成了“求盛”的牺牲。

所以才是“长恨绵绵无绝期”。

观影看剧泪点极低的宋温暖在《妖猫传》上败给了我

原来白居易是这样,李白是这样,起居郎是这样的官职,李白和白居易还能有这样的联系,原来张雨绮走在屋檐上念着“云想衣裳花想容”掉下一滴眼泪是那样动人,原来《长恨歌》写的只是爱情……

猜你喜欢
新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