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卧虎藏龙》获得奥斯卡最佳外语片奖,今天看来依然是一个谜--猫仔队-猫扑

   

《卧虎藏龙》获得奥斯卡最佳外语片奖,今天看来依然是一个谜

来源:文学私秘
2018-05-31 19:53

《卧虎藏龙》获得奥斯卡最佳外语片奖,今天看来依然是一个谜

近日,第二遍观看《卧虎藏龙》,仍然没有觉得电影好在哪里。第一遍看的时候,就没有看清楚,这里面究竟讲的是什么故事,重看的时候,仍然觉得里面的故事线索非常薄弱,这是导致电影里究竟出了什么问题的关键原因。

从外在的形式来看,比较醒目的几个场景,是俞秀莲追玉娇龙,采用了一种三D游戏式的拍摄方式,镜头跟随人物,一路风卷残云,给人一种酣畅淋漓的感觉。这种镜头非常有穿透力,且一气呵成,脚踩中国古典建筑,打破了古建筑对人物的压制成份,如陈凯歌《刺秦》、张艺谋《大红灯笼高高挂》中的人物都被建筑物压制着,成为压抑人性的一种枷锁,所以,这种电影里的中国古建筑,是令人生厌的、令人窒息的,但李安镜头里的中国古建筑,却是让人物穿透它们的背景与道具。当人物在屋顶上飞檐走壁,一览天下小的时候,李安赋予了传统的中国电影一种高人一等的透亮与光明,这也是这种场景,更能适应西洋人的原因之一,它在中国传统的元素上,发掘出了新鲜的观察视角,找到了一种幻化成神奇的角度,这也正是影片能获得国外观众欢迎的原因,其本质上还是一种视角上的新鲜。

《卧虎藏龙》获得奥斯卡最佳外语片奖,今天看来依然是一个谜

而李慕白竹林里追玉小姐的一场戏,同样是这样的一种感觉。在既往的中国电影中,竹林只能是人们活动的背景,很少有电影这样采取一种压制在身下的感觉,两个人的表演,完全玉树临风般地高悬在竹林顶上,在竹林枝头间玩起了造型。这种一穿越,顿时,使电影发掘了一种全新的观看中国风景的视角,也使这一段落创下了中国武侠片绝无仅有的镜头典范。

影片的打斗场面,经常是放在写意式的城墙之间进行,这里的城墙,就像一幅按捺不住人物的风景一样,停留在人物的身后,不给人物的活动以任何的干扰与阻隔,这种拍摄方法,也改变了中国电影里经常出现的画框效应,中国建筑物没有成为束缚人物的框框条条(这种特征在陈凯歌《刺秦》中可以鲜明地看到。)

《卧虎藏龙》获得奥斯卡最佳外语片奖,今天看来依然是一个谜

由于影片始终让人物高超地跃身于背景之外,影片中对威亚吊索的运用,达到了一种无以复加甚至露出破绽的地步,应该说,影片的打斗场面及追逐过程,都显得生涩与虚假,人物摆出一个造型,突然凌空而飞,都过于写实,与徐克的早期电影的那种模糊化背景的风格相比,有一点太实的感觉。但这种实也带来一种好处,就是人物与背景比较好地揉合在一起,可以充分地感受到人物对于背景的穿透力。

猜你喜欢
新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