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怎么成京戏迷的 | 任溶溶--猫仔队-猫扑

   

我怎么成京戏迷的 | 任溶溶

来源:文汇笔会
2018-07-20 10:14

我怎么成京戏迷的 | 任溶溶

1942年我在大夏大学上学,当时大夏大学的临时校址在南京西路江宁路重华新村弄堂口的那座大楼里,楼下是梅龙镇酒家和成龙照相馆。成龙照相馆楼上有一个房间是京戏票房,那房间平时就是拍照用的大厅,傍晚以后那里很热闹。

有一次我下课经过那票房,看到京戏老师在教戏,有几位公子哥儿在学戏和练胡琴,其中一位练胡琴的看到我进去,十分高兴,叫我来一段。我说我不会唱京戏,他说:没关系,我就教你两句,你唱我拉琴。我对音乐并不陌生,就听他唱,脑子里把他的唱变成简谱,跟着唱了起来。他唱的是小生,是《四郎探母》里的杨宗保。我唱完后,他说唱得好极了。这就大大引起了我唱京剧的兴趣,第二天我特地到四马路唱片公司买了一张杨宗保的唱片,在家里练唱。

这也引起了我对看京戏的兴趣,我本来是不看京戏的,而且受到鲁迅先生的影响,对京戏有偏见。同学们曾跟我说过:你反对京戏,你京戏看过吗?这一下我就决定去看看京戏,看为什么有这么多人喜欢它。我认认真真看的第一场京戏是在更新舞台(后改名中国大戏院)看谭富英和梁小鸾演的《打渔杀家》,看到谭富英拿着一把船桨在台上走来走去,梁小鸾做出撒网的动作,就叫人想象出他们在湖上打渔,太有意思了。从此我就爱上了京戏,空下来也会到那个成龙票房去走走。我发现我的嗓子还是唱老生舒服些,不必尖着嗓子唱杨宗保。接下来我大看特看马连良、谭富英、杨宝森、李少春这些名家的戏,还买唱片学唱。解放后在单位里,我和同好在中午唱京戏,工会还给我们购置了鼓啊什么的,我竟成了个京戏迷。

我真希望更多人爱好京戏,得到很好的乐趣。我如今九十多岁,京戏给了我快乐。不仅是看京戏,还要学唱几句,张口能够哼哼,太好玩了。假使你的嗓子好,大家还要请你表演呢。唱得再好的话,说不定还会下海唱京戏,就像奚啸伯那样!

猜你喜欢
新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