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思容《落脚》:从大地之母到书写大地--猫仔队-猫扑

   

罗思容《落脚》:从大地之母到书写大地

来源:澎湃新闻网
2018-07-20 17:33

罗思容与孤毛头乐团的第四张专辑《落脚》,已从“大地之母”的书写进化至“大地”。 她的上一张专辑《多一个》以台湾女性诗人的作品入歌,透过不同的女性视角照见不同角落,上下通达超越族群和性别限制。

而现在,曾经在她身上显著的客家女性身份淡去,不动声色地融入“土地”这一更大的主题。

罗思容《落脚》:从大地之母到书写大地

罗思容与孤毛头乐团的第四张专辑《落脚》

1

围绕土地展开的《落脚》,词曲大都出自罗思容。她长期居住在台湾湾潭,自己耕种、养鸡鸭,与土地朝夕相对,直接面对大自然的威胁,亦接受她的馈赠。

这层亲密关系,令罗思容看待土地、书写土地、歌唱土地的方式,与那些远离土地之后写歌怀乡的音乐人很不一样。

很简单,她不需要怀旧,不会有一层时间的翳蒙住她的眼。土地就在眼前,她推开门看见两棵嫁接的梨树,于是想到爱情,“二人的伤口黏伤口/二人的树皮连树皮”(《我们的爱情》)。梨树的四季她都看在眼里,与爱情何其相似。共同绽芽、开花、结子、同生共死;青春像梨花一样流逝,命运像梨子一样交融。

这首借梨花喻人的小诗简简单单,层次却丰富。人写爱情,多是从甜蜜开始。罗思容相反,她从黏在一起的伤口这个血腥的意象着手,几个短句就勾勒出爱情的一生。

她把琐碎的事物当作养料埋进土里,炼出诗歌。这些诗歌简单却不空洞,因为可见养料的痕迹。自然就是这样运作的,罗思容作为书写者只是发现自然与人世的相似处,然后忠实地记录。

这样与土地亲密无间的歌还有《落脚南庄》。“我”在南庄落脚,“跟随山神的呼吸/虎山旁唇狮头吼/鹞婆山顶飞燕旋/越爬越高”。“我”行走在南庄,感官充分打开,听见河水和雨水,尝到乌钮草(龙葵)的苦甜和朝晨空气的湿甜,看见山芙蓉发新芽,中港溪的心跳落进心里。

猜你喜欢
新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