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师谈艺 | 赵 青:博采众长 再造经典——从民族舞剧《宝莲灯》说起--猫仔队-猫扑

   

名师谈艺 | 赵 青:博采众长 再造经典——从民族舞剧《宝莲灯》说起

来源:人民日报文艺
2018-07-20 17:41

只要有助于讲述中国人的故事、表达中国人的情感,都可以“为我所用”

小时候,我的梦想是成为像父亲赵丹那样的电影明星,父亲却想培养我当音乐家,而后来我选择舞蹈作为终身事业。周恩来总理的一句“赵青,你怎么不跳《白毛女》”更是让我立志开拓中国民族舞剧新方向。

1957年以前,我们有了民族舞剧“头三脚”,即三个小舞剧《碧莲池畔》《盗仙草》《刘海戏金蟾》,还没有一部大型民族舞剧。1957年,北京舞蹈学校编导李仲林、黄伯寿决定将“劈山救母”的戏曲故事移植过来,编演大型舞剧《宝莲灯》,由我扮演女主人公三圣母。今天回望这部中国民族舞剧经典,仍有不少有益经验值得总结。

《宝莲灯》的舞蹈语汇融中国民间舞、戏曲舞蹈于一炉,借鉴西方尤其是苏联舞剧创作观念,树立起我国古典民族舞剧比较完整的样式。民族舞剧既不能“洋化”,也不能忽视舞蹈本体而“戏曲化”,这就要以舞蹈艺术为根本,积极汲取外部有益成分再造为独特的无声的舞蹈语言,通过细腻的表演讲故事。这也是《宝莲灯》最重要的创作经验,概括起来就是“博采众长,为我所用”。

为演好三圣母,我向各方拜师学艺:拜京剧表演艺术家于连泉为师,学习有助于舞剧表演的身段动作;向演过《劈山救母》的雪艳琴学舞彩绸、向武生演员李金鸿学舞剑,这期间不断翻阅常沙娜借给我的敦煌壁画造型,琢磨如何让角色像画中人那样活起来。我像一块海绵,贪婪地汲取外界的有益成分,酝酿符合三圣母的动作和造型。不只是我自己找老师学习,剧组还请来京剧名家李少春指导大家武功。

以《宝莲灯》为代表,中国民族舞剧广泛接受、积极改造传统戏曲的舞蹈动作,这一阶段持续近20年。之后,创作者认识到必须逐步摆脱戏曲的影响,转而吸取历代壁画等历史遗存中的古典舞蹈形象,学习各民族舞蹈的丰富语汇以及国际现代舞,进而开拓新的风格。1980年的舞剧《剑》就是一次大胆创新。在这部剧中,我打破古典舞传统技术的一些框框,创造出一系列崭新的舞蹈语汇,包括高空托举、腰间缠转、地面翻滚等动作,从而使感情抒发更加淋漓尽致。当时有人质疑这样做过于“洋化”、丢掉了传统,而我认为,中国民族舞蹈要想向前发展,民族特点不能丢,但也不能一成不变,否则就难以适应观众不断变化的审美需求和时代的发展——只要有助于讲述中国人的故事、表达中国人的情感,都可以“为我所用”。

猜你喜欢
新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