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哎呦,妈妈!》: 中国式母爱背后的欲望--猫仔队-猫扑

   

《哎呦,妈妈!》: 中国式母爱背后的欲望

来源:VISTA看天下
2018-07-20 21:56

杨建伟 / 文

女版阿巴贡是接地气的:“她是吃过苦的人,她穷怕了。这种人在中国,在我们的父母辈还是很常见的,她很节俭,她想要给孩子找到经济基础好的婆家,不要让她受罪,这也是中国一些父母很现实的想法。”

钱夫人瘫坐在自家的后花园里。她抱着自己失而复得的一罐子金币,忘我地喊着:“我的大宝贝,我的小心肝,我的命根子,小祖宗,姑奶奶。让我闻一闻,这金币的味道,迷人的味道。我只要抱着你,我的骨头都酥了。”为了拿回这罐宝贝,她把自己的儿子卖作奴隶,把女儿卖作人妇,却在打开罐子后发现——一切空空如也。灯光暗下,她唱起黄梅戏独自走向角落里点亮的梳妆台:“是睡荼蘼抓住裙钗线,恰便是花似人心向好处牵。”

这是钱夫人的一个梦,也是杨婷导演的话剧《哎呦,妈妈!》的最后一个画面。该剧改编自法国剧作家莫里哀的喜剧《悭吝人》。在这次改编中,文学里的四大“吝啬鬼”之一阿巴贡由男性化身为女性,摇身一变成了唱黄梅戏的钱夫人。她依然无比“吝啬”,干涉子女婚姻,但杨婷为她提供了中国式解读——“为了孩子好”。这是伟大,还是自私?

这是杨婷为黄梅戏演员吴琼量身打造的戏。话剧加黄梅戏让一向以先锋著称的杨婷也颇感棘手:“这真的是我目前为止导得最难的一出戏。”6月28日至7月1日,《哎呦,妈妈!》在北京喜剧院完成了第一轮演出。

亲情与欲望

2015年,杨婷导演了话剧《我的妹妹安娜》。这部剧作改编自俄国作家列夫·托尔斯泰的小说《安娜·卡列尼娜》,另辟蹊径地从安娜的哥哥斯季瓦的视角来讲述安娜的一生。在戏里,第一次出演话剧的吴琼化身为沃伦斯基伯爵夫人,在舞台上乍现。戏份不重的她期待着能再次与杨婷合作,这才有了后来的《哎呦,妈妈!》。

猜你喜欢
新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