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猫扑猫仔队 > 电视

“猴王”六小龄童谈'西游'影视化:不要把孙悟空毁了

2015-05-07 14:54:58 

 

 

 

 

近日,著名表演艺术家、老版《西游记》中孙悟空扮演者六小龄童做客西安一所大学“亲情大讲堂”,进行了《苦练72变,笑对81难》的专题演讲。除了和在校师生们分享人生经验,激励学生“善于挖掘优点和长处”外,面对年轻群体,六小龄童也在汲取灵感,给筹备中的3D魔幻电影《敢问路在何方》进行“市场调研”。六小龄童语重心长的说道“《西游记》师徒作为世界上最优秀的团队,如果他们都有女朋友,还都是妖怪女友,那这还叫《西游记》吗?”

《西游记》娱乐化的尺度,在老百姓心里

2016年是猴年,因为《西游记》中的“全民偶像”孙悟空妇孺皆知,电影市场注定要硝烟四起,多部由《西游记》故事改编的电影正在拍摄之中,大家一较高低的势头随之而来。面对市场上多种多样的孙悟空、玄奘法师,六小龄童昨日告诉华商报记者,他多年坚持推广西游文化,大家对《西游记》的热爱让他很感动,但是一些戏说的改编,也让他气愤痛心。

“比如女儿国那集,原著其实很简单,就是女王喜欢唐僧,唐僧不近女色。我们拍《西游记》时导演、编剧在此基础上,用艺术化的手法作调整,比如让女王去想象跟唐僧在一起观鱼、交流,这些情爱场面有度、唯美,到了卧室以后,女王准备亲近他时,唐僧马上挪座,并且满头是汗,仅此而已,这就要说明理智战胜情感,但如果唐僧跟女王有了进一步发展,上床或是什么的,那这就是恶搞了。”六小龄童说,他们当时对情节的处理是为了深化主题:唐僧为了追求理想,可以抛弃爱情,“但恶搞、戏说的东西,一旦形成气候,它的收视和票房越高,危害越大!中国电影现在没有分级制,这些东西对青少年儿童不利。不过,这个娱乐化的尺度,不在我六小龄童心里,而是在老百姓心里。《西游记》师徒作为世界上最优秀的团队,如果他们都有女朋友,还都是妖怪女友,那这还叫《西游记》吗?”

3D电影定了俩主演,“马德华老师和我”

日前,56岁的六小龄童出席3D电影《敢问路在何方》新闻发布会,宣布与美国电影公司派拉蒙合作正式起航,新片筹备之中,“这是一个系列作品,力争明年给大家一个交代。”发布会当天,老版《西游记》“师徒四人”聚齐。六小龄童向华商报记者介绍:“目前主演就定了两个,我和马德华老师。”

六小龄童说,20年前,美国电影制作公司就曾邀请他出演名为《大闹天宫》的电影,可惜并未成行,“那是1995年,当时定下我是主演,最后的争议之处聚焦在对剧本的改编,他们认为孙悟空出场时应该是个1000多岁的老猴儿,满脸的褶子,披着长头发,你想中国人肯定难以认可。但美方看了《西游记》,说孙悟空被压五百年,出来样貌肯定已经老了,这就是东西方文化观念碰撞。第二他们希望表现风格是高科技,但我觉得技术要为艺术服务,不能喧宾夺主,技术是剧情所需,我要拍有故事,有内容的电影。”解决好以上两个问题,才有了今年《敢问路在何方》的顺利筹备,六小龄童说:“奥斯卡外语片评委主席做这部戏的总制片人,导演美方出,中方也出,剧本、主演所有主体我们都有话语权,我还出任这部戏的艺术顾问,虽然电影的结构、表现方式会变,但孙悟空的基本心理、孙悟空的造型绝对不会变。”

尊重学生意见,向年轻人“取经”

“我在学校演讲时问:希望孙悟空的样貌改变吗?很多人都不同意。”六小龄童从昨天起将在西安的四所大学演讲,他说自己跟年轻人近距离交流后,理解并尊重他们,就像对待自己的孩子一样,“虽然我一直推广传统文化,我的孩子偷着看《流星花园》我也不反对,一开始孩子听中国吹拉弹唱就睡觉,时间长了,自己就主动了解什么是中国戏曲的‘缕胡子’。”六小龄童理解的沟通方式不是硬性灌输,而是寓教于乐的吸引。

“学生们会说:老师,虽然我们也知道恶搞不好,但学习生活压力大,有时候就想放松休闲一下,即便明明知道原著并不是这样……那么,像《西游记》这种能代表中国文化的作品,我们就应该多拍几部。我欣赏美国电影对精神力量的感知,所以这次和美方合作,我们认为只要适合剧本剧情的,都可以吸收进来。比如欧洲演员深邃的五官可以演妖魔,印度的演员扮演佛祖,有些网友在我微博留言说:中国没演员了吗?为什么要去日韩找!其实请一位外国顶级演员参与,对这部戏在他们国家的推广都有帮助,这正是推广中国文化的影响力,但前提是,他必须适合剧本,是剧情所需。”

对西安不陌生,铜川还有六小龄童艺术馆

 

许多人到了“知天命”,都会选择琴棋书画,修养身心,但华商报记者面前的六小龄童,聊起西游文化,连说带比划,生龙活虎,“为什么我56岁,美国人还要找我演孙悟空?按照自然规律,应该是找个二十七八岁的演员去演,想想,不是我有多大的能耐,而是前两年没有被利益驱使,一直在推动传统文化、西游文化。同样,漫长的时间里,孙悟空的形象没有变,始终是正义、智慧、勇敢的象征。当然也可以穿越,但是把他的爱情写得多么可歌可泣,那就不是孙悟空了。你可以写猴王,也可以像《金刚》《猩球崛起》那样写,但《西游记》、孙悟空这几个字很神圣,不要把孙悟空毁在这一代人手里,这种神话偶像型的人物,在我们中华民族在千年大地上树起来不容易。”

六小龄童对西安并不陌生,据他透露,玄奘圆寂的陕西铜川玉华山,2014年起开始建立一所六小龄童艺术馆,“目前还在建设,开馆后,将展览我收藏的玄奘翻译经书,以及拍摄《西游记》的道具、服装、工艺品等。”

分享到: qq 人人 新浪 小米 推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