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猫扑猫仔队 > 电影

彝族文化纪录片《我的圣途》在彝族聚居区开机

2015-05-08 17:32:47 

5月8日报道 5月6日,《我的圣途》在四川凉山彝族自治州冕宁县开机。该片全方位的角度讲述了彝族原生态故事:青年毕摩达伊寻找彝人的心灵圣地和以及心路历程;对于原生态的彝族文化进行全方位的展示。参演的演员大多是彝族,该片制作传递出一个人类最共同的理想:和平。

“这是一部关乎理想、信念与追求的影片。”导演张蠡说。

和《西游记》中,唐玄奘为普度众生,去往西天求取真经有异曲同工之妙,电影《我的圣途》展现的也是一次心怀大愿,历经千难万险的寻圣之旅。该片以一个年轻人的成长为主线,讲述了上世纪初,四川大凉山的青年毕摩(祭司,彝族文化与历史的传承者)沙马达伊为完成父亲遗愿,带着祖传经书,一路修炼心性、历尽坎坷寻找彝人心灵圣地的传奇故事。

尽管是民族题材,但该片传递的却是人类共有的普世理想——和平。“《我的圣途》是一部追求理想、呼唤和平,深刻展现人性光辉的人文思想影片。” 张蠡介绍,片中彝族人的心灵圣地,是一个没有争斗、没有流血、贫富均等、清净洁白的地方。达伊的父亲一生都在寻找,而达伊自己也遵照祖训和父亲遗愿踏上了寻圣的征途。“这注定是一场寻圣苦旅。达伊除了要面对路途上的艰苦,族群纷争和尔虞我诈,更要面对自己内心的煎熬,有迷失、有痛苦、有牵绊。换句话说,他是在两场‘战争’中追求和平,探索真理,以自己的成长故事启迪众生、感动世界。”

谈及该片的精彩看点,张蠡表示是全方位的。这是一部人物命运戏,侧重通过主人公达伊跌宕起伏的命运悲歌,展示那个时代人性的复杂、扭曲和挣扎,同时,对美好的情感、尤其是爱情,给予温暖地表达。另外,因为它是民族题材,彝族文化和民俗展示也将成为本片不可或缺的背景元素。

数个第一 国际水准打造和平大片

《我的圣途》尽管还未正式亮相,但作为一部极具民族情怀和世界眼光的人文巨制,它已先声夺人,填补了中国电影史上的数项空白,创下数个“第一”:它是首部中外合拍的彝族影片;它是中国首部以彝族毕摩为主人公的电影;它是中国首部彝族原生态故事影片;它是中国首部彝族同期声影片;它是中国首部以彝族演员为主体的影片;四川凉山彝族自治州出品的首部故事影片。

为此,该片集结了中外顶尖制作团队,参与创作拍摄。彝族编剧克惹丹夫是国家一级编剧,曾创作《山神》、《留客歌》、《大凉山》等优秀作品;导演张蠡为八一厂著名导演,作品题材涉猎广泛,执导的电影如《一起飞》、《大峰祖师》等荣获国际大奖。导演电视剧《惊天大劫案》创下了上世纪末电视剧收视率最高纪录,而《第五空间》则荣膺第23届电视剧“金星奖”优秀长篇电视剧一等奖,张蠡荣获优秀导演奖,在业内外享有盛誉。同时,该剧总制片人孙宇更是蜚声海内外,他与中国大陆业内专业人士有着广泛的接触,与加拿大、美国、韩国、泰国、台湾及香港等国家和地区的同行也都有着良好的合作关系。其制片作品有黄柏钧(台湾)主演的电影《迷恋温哥华》;《洋葱》;《那一年十六岁》等。大型电视系列片《驾到温哥华》;大型纪录片《寻找新珠江人的故事》;《南国红豆香飘海外》等。

此外,《我的圣途》还邀请了姜文的御用电影剪辑师,曾剪辑《鬼子来了》、《寻枪》、《一封陌生女人的来信》、《一步之遥》的张一凡担任剪辑指导。该片音频制作则由Soundfirm(和声创影)担当。Soundfirm是一个全球化的制作设计群体,在墨尔本,悉尼和北京设立的先进设备通过高速网络连接,为澳洲、亚洲、美洲和欧洲提供同一水平的制作服务。

同时,作为凉山文化广播影视传媒集团有限公司、加拿大巨龙海升国际影业公司联合出品的重量级电影,《我的圣途》既是凉山文广传媒集团公司“打造具有影响力的中国民族文化产业品牌”目标的践行,也是新时期,中外影视文化交流合作的又一样板。民族的,也是世界的。加拿大巨龙海升国际影业公司一直秉持着对制作精良影片的热诚与理想,拟在中国设立影视机构,进军中国电影市场,同时,也为加拿大的华人华侨摄制更多更好的优秀华语电影。电影《我的圣途》则是该公司跨入中国电影市场并将中国题材电影推向世界的重头作品。总制片人孙宇表示“我们将通力合作,力争将《我的圣途》拍成具有国际一流水准,中国彝族文化史上的精品力作,并通过该片参加各类国际电影节(展)活动,最广泛地展示和传播彝族文化。”

只选对的 彝族母语讲述民族故事

幕后制作团队如此强大,高规格,《我的圣途》的台前演员也是青春逼人,令人耳目一新。据介绍,该片男一号沙马达伊由大凉山彝寨走出,能歌善舞的帅小伙诺布钍呷饰演,女主角则由亚洲国际青少年电影节“最佳女演员奖”获得者,90后加拿大华裔美少女陶多多担纲。

为了原汁原味展现彝族特色,导演张蠡表示,电影《我的圣途》将尽可能地追求质朴,追求原生态感,无论从影像构成还是故事表达上,甚至演员表演上,都全力追求纪录片的质感,甚至会摈弃常规化的剧情电影表现,只为真实再现那个时代彝族民众的生活。

为此,张蠡介绍,全片拟采用民族语言对白(包括彝族民众用以表达情感、替代言语的说唱),这对演员的选择是个难题。“全剧除了主要演员尽可能由会母语的彝族演员担纲,还要求演员必须在开机前深入大山深处的彝寨体验生活,观察和揣摩彝族人的生活习俗,掌握他们的言谈举止方式,决不能是现代演员穿上做旧的彝族服装来造假角色。” 张蠡说

以人为本 震撼桥段传播中国文化

电影是讲故事的一门综合艺术,故事的核心是人与情感。对此,导演张蠡有着自己的拍摄主张,他坚定表示《我的圣途》虽是彝族影片,但不会拍成一部彝族历史文化的科教片,“影片的关键在于刻画一众彝族世俗人物,民族成为了母体,围绕着一个‘寻找圣地’的故事铺展开来,彝族的人文历史与民俗风情会有体现,却不应成为叙事重点,应该在主人公的刻画中自然而然地带出来。”

事实上,影片故事由青年毕摩达伊而起,全片情节也由他的寻圣之旅和心路历程串联而成。他既是具有大爱品格,独立存在的个体,也是彝族独特精神文化的缩影。比如片中,有这样的桥段:在父亲足迹的终点---布希莱托,达伊被萨和头人设计诬陷偷了他家的羊。为证明清白,达伊毅然接受了彝族人传统“审判”---端烧红的铧口。烧得发白的铧口捧在手上,要走十几步,达伊差点送命,但在爱人阿几和纽特的激励下,他终于赢得了惊心动魄的“神判”,保住了家传经书。而对于部落内战,达伊吟唱着《安魂指路经》走进子弹横飞的战场,面对“打冤家”的交战双方,他发出了震撼心灵的呐喊:我们都是阿普居木的子孙,天下彝人是一家!我们为什么相互残杀?

“达伊是心怀大志的英雄,是和平与大爱的象征。” 张蠡表示,达伊作为彝族毕摩,彝人的精神领袖,他身上有孝道,有家族传承,有天下大义,有儿女情长。“可以说,中国人的勇敢、担当、情义以及和平愿望通过这个彝族青年向全世界展现了出来。而对民族精神的传承和当下亚文化下人们的信仰缺失,本片也提出了思考,什么是圣地?圣地在何方?这才是电影《我的圣途》的现实意义和文化价值所在。”

《我的圣途》导演张蠡

 

 

 

 

《我的圣途》导演张蠡接受访问

 

 

 

 

《我的圣途》开机现场

 

 

 

 

《我的圣途》开机仪式

 

 

 

 

《我的圣途》开机仪式

 

 

 

 

《我的圣途》男、女主角接受访问

 

 

 

 

《我的圣途》男主角诺布钍呷

 

 

 

 

《我的圣途》女主角陶多多

 

 

 

 

《我的圣途》张蠡导演与主演

 

 

 

 

《我的圣途》主创团队合影

 

 

 

 

《我的圣途》主创演拍摄感想

 

 

 

 

《我的圣途》主演马嘿·阿依诗莎

 

 

 

 

《我的圣途》主演穆怀虎

 

 

 

 

-->

 

 

 

 

分享到: qq 人人 新浪 小米 推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