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猫扑猫仔队 > 电影

美式故事法式诗意《小王子》戛纳首映具有现代气息

2015-05-23 14:58:07 

 

 

 

 

小王子在自己的星球上

 

 

《小王子》主创亮相戛纳

 

近日,动画电影《小王子》在戛纳展映单元首映,该剧由《功夫熊猫》导演马克-奥斯本执导,他的团队用CG动画和纸偶定格动画还原了原作者安东尼-圣埃克苏佩里的诗意世界。1946年,战后首届戛纳电影节举办,那一年,《小王子》的法语版出版面世。说起来,它们都已经是七旬老者,如今一个正在蓄力改革,一个则一直感动着这个世界。

安东尼-圣埃克苏佩里1942年写的儿童短篇小说《小王子》,是仅次于《圣经》在世界上被翻译和阅读最多的文学作品,很多人都多多少少知道这个金黄头发的小男孩,以及他和他的玫瑰花的故事。这个简单而充满想象力的故事曾打动了无数读者,而每个人也对小王子与玫瑰花、与蛇、与狐狸的故事及关系有不同的理解。不管有多少个版本的解读,《小王子》故事中对于爱与真的追随、对虚伪无知的成人世界的抵触始终是核心。在影片里,马克-奥斯本和他的团队用CG动画(Computer Graphics)和纸偶定格动画(stop-motion Animation),还原了原作者安东尼-圣埃克苏佩里的诗意世界。

影片用了套层结构。小王子的故事通过年老的飞行员讲述出来,但飞行员已经不再是原著中那个与小王子分别仅六年的大朋友,他已经老去,年龄看起来七八十岁。老人住在一幢与整个街区格格不入的房子里,是邻居们眼中的“怪人”。直到一个小女孩和母亲成为老飞行员的新邻居,我们才知道在这座古旧的房子里有怎样美妙的世界。小女孩生活在规矩与法则包围的世界中,每天要做的事情和整个人生都已经被妈妈规划好,目标是成为这个世界法则认为成功有用的人。这种规律的生活被她古怪善良的邻居老飞行员破坏,他带她见识了一个非凡的世界,在这个世界里一切皆有可能。在老飞行员讲述的世界里,小女孩知道了小王子的故事,她的童年和认知有了一扇新的大门,这扇门里,有星空、有梦想。小女孩在这个世界里学到与法则完全不同的东西——自己的内心是最重要的。

主体故事用CG电脑动画制作,明显的美国动画风格,剧情也是美式的。本来很担心这样的设定会破坏原著神秘忧伤的气质,好在表现“小王子的故事”的时候导演用了定格动画,这种原始的动画技术将影片带入了一个怀旧的氛围,纸偶做的人物很好结合了原著的手绘风格,亦保留了故事的法式浪漫。

《小王子》故事迷人之处在于,每个人能从不同的角度、不同深度理解它,像一面镜子,你是什么,你便看到什么。在读这个故事的时候,要持一颗尽可能干净的心,它属于孩子,以及那些还记得自己做过孩子的大人。而最重要的那些东西,用狐狸的话来说“真正重要的事情用眼睛是看不到的”,那些稚嫩又浪漫的字句给了用心灵体味这些“真正重要的事情”的空间。

影片的意义则在于尽可能的用画面和音乐,让这些“真正重要的事情”可视化。套层故事中小女孩的“现实世界”其实就是原故事“小王子的世界”的视觉外化。

灰白黑的死气沉沉的色彩、线条与几何图形构图、机械的动作轨迹,是小女孩现实世界的规则和现状,它们也是小王子在星际旅行中所遇到的——傲慢、爱慕虚荣、贪婪、麻木服从,所造成的恶果。而同时,狐狸说的那些“看不见的重要的东西”,电影也让我们“看”到了——黑白灰城市里一座怪异的房子,斑驳墙面上亮丽的贴片和偶尔冒出的小野花,青草与蜗牛,风筝和星空。在影片中由于强烈的视觉对比,鲜明色彩和美好的事物给观众带来强烈的心理暗示:希望、梦想、勇敢、忠于内心……曾经是文字把我们和这些美好联系起来,现在则是镜头。

作为一部有着商业考量的动画电影,不可能像文字或纯艺术电影那样制造很多给观众思考用的留白。奥斯本版本的《小王子》尽管套用了一个极具现代气息的美式故事,稍稍破坏了原著的神秘伤感,但为了主题明晰简洁,做出这样的妥协并不令人难以接受。而且在小王子原著故事部分,定格动画的梦幻色彩和汉斯季默的音乐营造出的美妙,也为整部影片找回了失分。

分享到: qq 人人 新浪 小米 推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