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猫扑猫仔队 > 明星

敬一丹正式告别《焦点访谈》 在央视工作27年

2015-05-01 19:13:27 

 

 

 

 

敬一丹最后一次主持《焦点访谈》

 

 

 

敬一丹最后一次主持《焦点访谈》

 

 

 

敬一丹留影纪念

央视主持敬一丹正式告别《焦点访谈》证实退休,在央视工作了27年,谈记者生涯是热运转,也需要冷思考。

据“央视新闻”官方微博消息,今天(30日)是敬一丹最后一次主持《焦点访谈》,明天将正式退休,离开她工作了20几年的节目,工作了27年的中央电视台。

对于敬一丹退休一事,央视主播李小萌今日晚间在微博感慨道:“敬大姐今天退休了,以后少了办公室相遇时温馨的闲聊。在力所能及的范围里做到对得起良心,从不曾丢失正义感和使命感,待人接物从来低调谦和,把对电视的热情坚持到最后……值得我辈学习的太多,却不是每一条都学得来,当然,也羡慕她壮年期正赶上电视媒体的黄金时代。”

延伸阅读:

敬一丹谈《焦点访谈》

曾被指责太没有锐气和锋芒

敬一丹1988年入职中央电视台,迄今已在央视工作了27年之久。她曾担任记者、编辑、主持人、播音指导。先后主持《焦点访谈》、《东方时空》、《新闻调查》等名牌栏目。

敬一丹披露,在《焦点访谈》锋芒毕露的年代,自己却不可救药地“温”了。制片人看了几个节目,摇头:“太没有锐气了,没有锋芒,缺少刚性。”每每看到自己的同事们做出酣畅淋漓的节目,每每看到这样的节目强有力地影响着社会,敬一丹总会由衷地喜欢,也由衷地感到自愧不如。

那个阶段,敬一丹重新衡量自己:“节目要求和我的能力、性格之间确实有冲突,但我也确实不愿意违背内心,不愿意心里纠结别扭。在选题上,我比较倾向于中性话题、现象分析,不太能胜任短兵相接的监督报道。好人犯错,我下不去手;真正的坏人,我也许斗不过他,当然我也没有怎么遇到过真正的坏人。在这个栏目里,我原本的弱点突出了。我有点迷惑,也试图改变,但还是没能改变。后来《焦点访谈》实行了总主持人制,我们几个总主持人更多从事演播室的工作,我慢慢感觉对位了。演播室需要和现场拉开一定距离,需要沉淀下来思考,主持人的言论不仅仅是锐,更重要的是分寸和平衡。”

《焦点访谈》越火,敬一丹就越觉得,得格外谨慎,每一个镜头,每一句话都可能影响一个人的命运。她说,舆论监督节目带来痛感,也许,锋芒毕露的人带来的是刺痛,而我带来的是隐痛。因此,“我不会在节目里做出欢呼状、拍案状,经常会沉淀一下再开口。“所幸的是,《焦点访谈》后来也从最初的血气方刚的年轻人,慢慢也变成了讲理的中年人。”

谈记者生涯

是热运转,也需要冷思考

作为北京大学电视研究中心的研究员,敬一丹每年都会参加中国记者节大型公益论坛。

她认为,记者节是个自我提醒的日子,提醒自己:记住使命了吗?尽职尽责了吗?如何爱护职业声誉的?经常这样问自己,就会自省自重。一句话:当记者就要有记者的样儿。

在她看来,记者生活是热运转,也需要冷思考。“2000年设立记者节时,我并没有料到媒体环境在十几年里有如此巨大的变化,面对世事变幻,身处媒体变局,难免纠结不安。”但敬一丹始终欣赏这样的声音和观点,“有所不为,有所不畏,这就是新闻人。”“对公信力的敬畏,是记者应具备的态度。”“不管时代怎样变,世界对记者的需求从未改变。”

2014年的记者节,是敬一丹职业生涯中的最后一个记者节。换发记者证的时候,敬一丹犹豫了一下,还换吗?快退休了,将来也用不上了。但这个念头一闪就过去了,“我还是想要。没有记者证,似乎在职业生涯里就失去了一个念想。将来,我会为自己欣慰,因为,我是记者。”

谈年龄

迟钝,也许成全了我

敬一丹在书中透露了自己坎坷的求学、奋斗经历,堪称精彩的励志传奇:连考三年28岁读研究生,从研究生到教师,从教师到央视主持人,38岁创办《一丹话题》,40岁加盟《焦点访谈》。而当时《东方时空》、《焦点访谈》团队的平均年龄在30岁左右,周围一派青春。

敬一丹披露,自己对年龄感觉有点儿迟钝。“也许,别人看,40岁,当然就是中年嘛!而我是在报人的提醒下才意识到,噢,是人到中年了。真够迟钝的!”但她又说,“我对年龄、性别的迟钝,也许成全了我。”敬一丹为自己庆幸:幸好,我在这个时候到了一个年轻的群体中。在生理年龄心理年龄都很年轻的同事中,我跟随着,也会被感染,被影响,被裹挟,保持在马拉松的同一方阵里。”

谈同事

白岩松是能看到远方的媒体人

在书中,敬一丹专门辟了一个章节“和谁一起,很重要”,谈她在央视的好友同事,比如“白岩松的新闻私塾”,“崔永元蛮拼的”,“小水已是老水”。而在“送别,难说再见”的章节中,敬一丹则回忆追思了已经逝世的同事,比如“陈虻,你的眼神”,“罗京,你的声音”等。

敬一丹用生动的笔触描写白岩松创办新闻私塾。“白岩松是最忙的主持人,他的节奏快得如一路小跑,不知他怎么挤出时间的,而这一切都是义务的。”每每看到白岩松的坚持,敬一丹总是暗自佩服又有些为他担心。边界、底线,探索、空间,这样一些词经常会困扰媒体人,而小白没有停止探寻,他做的很多事在新闻史上是有开创意义的。

在敬一丹看来,“岩松是能看到远方的媒体人,他拿着属于自己的棒进行新闻长跑;同时,他也为即将接棒的年轻人开拓着,希望自己的学生将来有更好的空间。”尽管白岩松自己常常说:“我不知道我能扛多久,电视还能在传播这个阵地上扛多久?”但敬一丹却相信,他是有长跑准备和长跑能力的,他似乎不用外在动力来驱动,内心力量足够强大。

分享到: qq 人人 新浪 小米 推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