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猫扑猫仔队 > 明星

官媒批文艺评奖乱象滋生:权钱交易严重

2015-05-09 20:17:37 

 

 

 

湖北省作家协会主席方方(资料图)

新华社5月8日讯 文艺评奖作为鼓励业界出人出戏出作品的重要手段,对推动文艺创作发挥了积极作用。但近年来,文艺评奖乱象滋生的问题却屡见报端,备受关注。记者调查了解到,在各地政绩观驱动、荣誉、个人利益的多方纠葛之下,一些文艺奖项沦为“文化腐败”重灾区,搞暗箱操作、权钱交易、缺失公信力,已严重污损文艺之名。文化部近日发布消息,将全面清理整顿文艺评奖,取消精简一批文艺评奖项目,总体将减少60%以上。

多年来,文艺评奖是我国文艺创作领域最重要、地位最显赫的“指挥棒”。艺术家的艺术成就以评奖为衡量标准,文艺团体或主管部门、地方政府也以获奖为考核指标,这使评奖中的暗箱操作和权力交换渐趋泛滥,评奖的公正性无法得到保障。随之而来的现象是:文艺评奖“过多过滥”,“潜规则”发酵,人情奖、政绩奖、关系奖、腐败奖在其中“鱼目混珠”,败坏了文艺土壤和社会空气。

在文坛,鲁迅文学奖屡曝黑幕。2014年,第六届鲁迅文学奖获奖名单公布,作家阿来零票落选,愤而发出“我抗议”之声,表示期待“每一个写作者都能得到公正对待”。与此同时,名不见经传的四川诗人周啸天获得该奖的诗歌也因水准较低受到网民“炮轰”,被指为鲁奖“丑闻”。

湖北省作家协会主席方方多次批评鲁奖暗箱操作,指责一位诗人在评奖中得以全票通过是源于“推荐前就到处活动”。

去年,“中国戏剧梅花奖”得主、南充川剧团原副团长胡瑜斌被曝贪污受贿,获刑5年6个月。其中,胡瑜斌就曾以参赛中国梅花奖要聘请专家老师指导为理由,采取虚开发票等方式套取公款17万元。文艺腐败,在文艺评奖的各个环节都曾如影随形、悄然发生。

文艺评奖是如何被腐败侵蚀的?专家指出,首先,地方文化政绩观诱生腐败。一些地方为争夺“承办”文化颁奖活动,给当地增光添彩,往往需要数额不菲的“跑奖”经费。而一些国家级文艺大奖竞争异常激烈,能否获奖关系到地方的“脸面”和官员的政绩。因此,各地文艺主管部门往往不惜投入重金,甚至千方百计寻找门路、买通评委,争夺有限的获奖名额。

其次,“评奖文艺”的生产逐渐形成机制。一些纯粹以获奖为目的,脱离群众喜好、市场需求的文艺作品纷纷出炉,好大喜功、投资不菲,但评奖完毕就投入仓库。此类“评奖文艺”的生产制作流程给腐败提供了空间。

再次,文艺评奖与文艺工作者的升迁、职称、待遇、名气息息相关。在名利双收的诱惑之下,一些文艺工作者也“八仙过海、各显神通”,甚至赤裸裸地用金钱买奖。

此次文化部削减六成以上文艺评奖,受到业内人士的欢迎。数据显示,全球范围内超过90%的各种评奖都是由民间主导的,而减少评奖、加强评论,则使文艺更多面向大众、面向市场,接受观众的检验。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文化界名人告诉记者,多年来他一直在呼吁减少评奖,消除腐败。“少数缺乏公信力的文艺奖项,已经形成了既得利益的链条。文艺评奖中的腐败问题,说白了就是文化领域的权力寻租。一些官员、一些文艺奖项的操控者成为既得利益者。如果取消评奖,这些手握权力的官员就会丧失权钱交易的资本,而变成文艺的‘服务员’了,这当然是他们所不情愿的。”

“此次文化部门削减奖项,我是很赞同的。我认为,从严制定奖项,从一个方面讲,也就是提高其含金量、提高其社会影响力。”中国剧协驻会副主席季国平说,一直以来,我们有重评奖、轻评论的倾向。在艺术评价体系里,评论和评奖应当是同样重要的。对于剧目而言,能够从评论中汲取进一步修改提高的营养,现在很多的优秀经典剧目,都经过专家评校之后再加工提高的过程。

新华社记者孙丽萍

分享到: qq 人人 新浪 小米 推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