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猫扑猫仔队 > 明星

成龙自爆爱穿唐装原因 让外国人一眼看出是中国人

2015-05-10 15:04:53 

成龙爱穿唐装是有目共睹的,但是没人知道这是为什么。最近成龙说出了他爱穿唐装的原因,那就是让外国人一眼看出是中国人。

 

 

成龙捐献的古宅成新加坡科技设计大学新地标

地上的画是全世界小朋友寄给成龙的,他说:“感谢全世界的影迷与我一起做慈善。”

小时候,我是一个很讨厌上学的小孩。我从小就是个过动儿,课堂上总是觉得没事干,老师讲的东西根本不想听,很多单词也看不懂,看着老师的嘴一张一合,我的脑子早就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有时候实在无聊了,真是恨不得被爸爸拉出去晨练,或者干脆被他打一顿,也比在座位上枯坐着要好。那时候我最爱上的课是体操,终于可以走出门去动一动,很开心。

后来我被送到了于占元师父的中国戏剧学院。在那里开始了十年地狱般的训练和生活。在戏剧学院里虽然每天以练功为主,但我们也是要读书的,不过方式是那种传统的私塾。学习的内容也不像原来学校里的那些数学、语文、英文,而是四书五经。

我们的私塾师父名叫董郎英,我到现在还记得他写字非常漂亮,永远都是一笔下来,很流畅。那时候他教我们毛笔字,每个人都懒得去学,心里还想:“谁要学这些东西啊?有什么用?”

成名以后经常要为影迷签名,在国外还好,你签英文名字无外乎那26 个字母,人家说能不能帮我写上名字,只需要问她“How to spell ”就可以了,写起来很容易。在国内就很尴尬,经常是人家说帮忙写上名字,我就问是什么字,人家说了,我常常不会写,还要人家跟你说是什么偏旁部首,我也听不太懂,最后就变成麻烦别人写下来,我再照着写,有时候别人写的是连笔字,我还要麻烦人家写得比较正楷一点才能抄,真的很麻烦,也很糗。对比下来,常常是签十个英文名字的时间只能签两个中文名字。

开始做慈善以后,经常到一些学校或孤儿院去,人家就会让我签名或者留一两句话,我每次都觉得很紧张甚至害怕。这种感觉你们是不会了解的。有时候一推开门看到桌子上摆着纸笔,有些时候甚至还是毛笔,我就吓退了,经常就假装有事溜到旁边去。你看很多有文化的人,经常会留一些墨宝,写得很好看,收到的人也会很开心。我不是不想写,而是不会写,这就真的很惭愧,所以我现在一有机会就跟年轻人说,一定要好好读书。我用全世界影迷捐来的钱和自己的钱放在一起,盖那么多龙子心学校,也是为了让内地的小孩子可以从小就好好读书。现在只要我在世界各地看到那些优秀的华人小孩,有文化有修养有气度,我就会打心底里高兴。

现在回想起小时候那些往事,觉得很遗憾,在有机会读书的时候没有把握机会。以前年轻的时候,我拥有多少财产,拿过多少奖,对我很重要。随着年龄的增长,这些东西对我越来越不重要,我早就不在乎这些了。这些年,如果说有没有什么事是我真的后悔,真的想重新来过的,那就是想回到我的童年,把书好好读好,这是我现在唯一后悔的事情。

冯小刚跟我说,大哥,如果当初你把书读好了,就没有今天的成龙了。你应该感谢自己当初没有好好读书。虽然这么说,但我真的很想长远地有那些学问在身上,不像现在的自己,每天都在遗憾。常常词不达意,说出来的话被人曲解和误会。你看人家李小龙读过很多书,还研究哲学,他讲话就有那种很深奥的东西在里面。他的“Be like water , my friend”那段话讲得多好,那是因为人家读过书,我就讲不出来那么有感觉的话。

我一直都说自己是个老粗,但这么多年来也不断去学,不断纠正错误,不断提升自己。希望年轻的你们可以抓住大好时光,好好学习,不留遗憾。

上车前的一个小动作让我当上了副武术指导

我没有文化,平时会拿一些名言来当座右铭。

这些年来时刻会影响我的有几句话。一个是年轻的时候,神父的那一句:“不要谢我,以后你有能力的时候,要去帮助别人。”再是父亲的一句话:“不要赌钱,不要吸毒,不要加入黑社会。”后来拍戏,董骠送我一幅字:“岂能尽如人意,但求无愧于心。”我也喜欢这句话。还有一句是“宁人负我,我不负人。”我也喜欢肯尼迪曾经说过的:“不要问你们的国家能为你们做些什么,而要问你们能为国家做些什么。”

这几十年来,除了这些名言之外,我的处世哲学都是从生活中慢慢积累来的。

如果有人跟你说,只要你现在努力,那你十年以后就变得像迈克尔·杰克逊那么有名,那你一定会非常努力,但是我们的人生中没有这样的事,你只能自己一步步去走,看你能走到什么程度。

我做临时演员的时候,告诉自己不管做什么,都要做好它。那时候是吃着这一餐不知道下一餐,家徒四壁,只有一张烂沙发、一个矮板凳,天天在家里等电话。坐在矮板凳上看电视,一边看电视一边打拳,在家就穿个三角裤,挤在很小的地方练功。电话一响,才有工开。

早上6 点钟起床,在一个地方集合,车子来了,上了车还要等。就在一家小店那里,门口有个电话,制片就站在那边等,电话来了,现场有工开,那就开车。进到片场,化了装,坐在那边继续等,人家忽然过来说,收工了,因为大明星不来了,我们一毛钱都没的拿。后来我们一起争取权益,变成接我们的车一开就有钱拿。那时候才五块一天,坐在车上就盼着车子启动,轮胎一动就意味着今天有五块钱拿了。那时候就是这么活过来的,不知道有没有明天,只知道我要做好它,希望导演赏识我,明天可以多开一天工。

没有地位的时候,在片场经常被人家骂粗话。有一次我站在女主角旁边,当时头发长,跑到指定位置之后,不自觉轻轻甩了一下头发,导演就很愤怒地喊“咔”,然后就开始骂我,一直到祖宗八代都骂了。我当时就傻掉了,跑出去以后就哭。我在那里哭,旁边的武行们还笑我,我就更加难过,恼羞成怒,拿起一把木头的道具刀,要冲进去砍导演:“你骂我就行了,为什么骂我妈妈?”洪金宝当时是那部戏的武术指导,他抓着我:“神经病,不能去!”第二天,我就不干了。有了那次的经历,我到今天在现场都是不骂人家脏话的,也奉劝大家不要去骂脏话。

当时就是这么可怜,但我一直坚持,这辈子要给自己找一个梦想,那时候就想做一个好的武术指导。在片场就看人家怎么用机器,有时候还写下来放在口袋里,每天想一想看一看。等机会到了就能用,如果机会没到,也要坚持,不要放弃。

那时候在片场觉得武术指导好威风,开一部很漂亮的跑车呼啸来去的,我就看着人家的车眼馋。有一天那个武术指导从我身边经过,忽然又倒车回来,看看我就问:“你是我们那一组的吗?”我说:“是。”他就叫我上车,我一开车门,屁股先坐上,把脚伸在车外,拍拍腿拍拍裤脚。上车之后从出发的地方直到片场,我保持一个姿势动都没动,下车的时候还朝人家鞠躬,很有礼貌地说:“谢谢指导。”那之后每天他都接我一起开工,一路上跟他聊天就学到很多东西,后来变成片场只要有他就有我,接着又变成他的副武术指导。就通过当时的一个小动作,人家就会欣赏你,觉得你是个懂事的人。

我从小在戏剧学院就是一个人,爸妈都不在身边,等自己成名了,跟着我的人越来越多,自己就开始慢慢分析,什么是良朋益友,什么是酒肉朋友,什么是聊剧本的人,什么是拍电影的人,什么是玩的人,开始学会分类。人家教我的话也会记住,比如“来说是非者,便是是非人”;“利用不如善用,有些人可以重用,但是不能做朋友”等等。这么多年来,我的性格喜欢交朋友,也跟他们学到很多东西。跟成家班没东西聊了,看到旁边有人是做服装的,或者做道具的,就去跟他们聊。以前有书不好好读,现在就是通过交朋友,慢慢去丰富自己。

为什么这些年我总是爱穿唐装?

去美国拍《炮弹飞车》的时候,好莱坞还没有人认识我。我在电影里饰演一个日本人,在片场就被国外演员当成日本人,我解释了也没什么用。那段时间,我出席很多活动都穿西装。大家问我是哪里人,“Where are you from ?”“HongKong。”“Oh,Hong Kong,a part of Japan?” 我就要解释说不,香港是香港,日本是日本。那个时候他们都不知道香港在哪里。在很多地方,亚洲人在他们眼里长得都差不多,再都穿西装,根本分不出来。那时候我就想,不行,以后我要你们一看衣服就知道我是中国人,所以就开始穿唐装。久而久之,人家一看就知道,哦,你是中国人。

后来真的在全世界都有名了之后,唐装就变成了我的一个标志,到哪里都不会跟别人撞衣服,永远是很特别的。你们看很多女明星害怕撞衫,但我很少会跟别人撞衫。

有件事情很有趣,其实很多年前,我还没开始穿唐装的时候,经常穿女装的衣服。如果你看到我以前的照片,会发现很多都是女装,所以那时候我也不会跟男明星撞衣服。我都选女装的便装来穿。

那个时候在法国拍戏,那里有女装的大码,我就能穿。颜色也都很好看,粉蓝色、粉红色,我很喜欢这些鲜艳的衣服,而且我那个时候还年轻,二十一二岁,还可以去尝试这些亮色和比较特别的款式。这就好像别人都在模仿《A 计划》的时候我就拍《警察故事》,等他们模仿《警察故事》的时候我就拍《醉拳2》,永远跟人家不同,英文叫Outstanding,这也是从美国学回来的。

其实你看很多成功的艺人,他们都有自成一派的着装风格。迈克尔·杰克逊、张国荣、梅艳芳、王菲……都是这样。王菲最早出道的时候叫王靖雯,还没有找到自己的特点,等到她又改回叫王菲,慢慢找到自己的风格之后,就变得越来越有辨识度。

很多国际明星都是这样,包括现在的很多韩国明星也是这样。你要抓出自己的一个特点,这样观众就会对你留下印象。一定要走特别的路。走别人的路容易,走自己的路会有点难,但假如你成功了,别人就会记得你。这也好比电影,大家一看我的电影,就知道是成龙式的电影,那么我就成功了。

分享到: qq 人人 新浪 小米 推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