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猫扑猫仔队 > 热点

林丹耍大牌被禁有理 化身吉祥物观战

2015-06-28 14:03:27 

近日,林丹耍大牌被禁,这使得这位羽毛球一哥又被人作为饭后的谈资。但有媒体认为林丹耍大牌被禁有理,并将其中的道道理清,让我们来看看这是怎么回事:

青岛花了150万把林丹从八一租借过来征战羽超季后赛,而这位中国羽坛一哥却从头到尾只能如吉祥物一般在看台上目送青岛无缘三连冠。林丹这次“耍大牌”的背后,到底谁才是真正的受害者?

150天价租借换来0出场 林丹无奈青岛丢冠羽协中枪

羽超联赛自创立之日时,就一直因为各种原因而不受到各方重视。国家队以国际赛事为主,羽协更是只注重国家队成绩,再加上赛制和赛程的朝令夕改,羽超总是给人不瘟不火的感觉。比赛本身关注度有限,就需要大牌选手来笼络人气。作为国羽一哥,林丹在本赛季的羽超竟然一场未打,先有八一没办法负担他的出场费在先,后有因为赞助商的原因无法代表青岛参赛。本赛季的羽超,冠军归属似乎没人关注,倒是在林丹身上发生的一切,更能成为茶余饭后的谈资。

羽超联赛进入第五个赛季,今年首次遭遇尴尬“裸奔”,在12家俱乐部中,竟然有四家未能拉到赞助,这其中就包括林丹所在的八一俱乐部。过去几个赛季,效力八一队的林丹,无疑是联赛的一大亮点,每次参赛都能带动当地的球市。不过今年在没有赞助的情况下,八一俱乐部无法负担林丹的300万元薪水。林丹不愿意因为自己参赛而让队伍增加差旅费和住宿费,毕竟羽超也是职业化的赛事,还不如给年轻球员更多机会。因此在常规赛中,林丹并没有出场。

林丹"耍大牌"给羽超上课 如吉祥物一般看台观赛

羽超总决赛后的第二天,林丹在出席青岛队的赞助商活动时表示下届羽超还会为青岛队效力。

但进入季后赛后,四支队伍都可以更换外援,作为卫冕冠军的青岛队,因此花费150万租借林丹打季后赛。青岛队在确认租借林丹前,与羽协和联赛赞助商威克多有过私下的沟通,默认了身为尤尼克斯品牌代言人的林丹,可以贴标上场的做法。但在半决赛开始前,羽协却通知林丹必须穿着威克多的球衣才能上场,这让林丹和青岛队很是为难。

最终半决赛两回合,林丹只能以形象大使的身份与现场球迷互动,对此他也非常失望。林丹向所有到场球迷朋友们说了抱歉,毕竟自己来到长沙,但却接到通知无法上场,并表示非常遗憾。林丹本人的意愿,自然是打好比赛推广羽毛球,而且他自己的赞助商尤尼克斯之前也做出了一些让步,只是在联赛这方面却行不通。在林丹看来,打国际比赛都能协调,来到中国联赛却突然说不行,实在有些哭笑不得。

虽然林丹不能上场打比赛,但为了让观众一饱眼福,林丹还是尽了自己应尽的责任,与青岛业余球王进行双打表演赛,此外还和泰国的前世锦赛女单冠军拉特查诺为球迷上演了一场“世界冠军级性别大战”。

青岛队晋级决赛后,青岛俱乐部方面希望在尊重羽协规则的前提下,尽一切可能让林丹出现在决赛场上,但是几方沟通依旧没有结果。决赛前威克多方面发表了强硬的声明,严禁林丹参加任何与羽超有关的活动,羽协屈服于赞助商,只能进一步要求林丹,甚至连球迷见面会以及表演赛也不能参加。

实际上林丹季后赛加盟青岛,是符合羽超规定的,在加盟之时也和赞助商达成了口头协议,青岛方面也向羽协报备,当时羽协和赞助商都不反对,待林丹加盟之后事情却急转直下,反而俱乐部被指不按规矩办事。青岛方面不仅没有拿到成绩,还被诟病不走程序,实在有些冤枉。作为羽超有史以来第一个完全职业化的俱乐部,青岛签下林丹获益的绝不只有自身,对于整个羽超都有着宣传和推广的作用,也正是得益于职业化,青岛才拿出别的挂靠在省市的俱乐部不方便拿出的钱租借了林丹,但最终赞助商和羽协的步步紧逼,让青岛牵手林丹“化为泡影”。

没有林丹的青岛,主客场两回合被谌龙所在的厦门双杀,无缘三连冠。至于林丹的150万租借费,青岛方面也未必会付全款。羽超总决赛结束后,青岛希望和林丹做一个走进希望小学的活动,这个活动完全是公益性质,届时俱乐部成员都会一起去。如果这样也被认作是林丹打着羽超旗号出场,那么青岛方面愿意接受罚款。

林丹无法出场展现球技,青岛没有取得三连冠,但毫无疑问羽超才是这场赞助商纠纷的最大伤害者。

一规则漏洞让多赢成几败俱伤 赞助商利益谁来保障?

自从加盟青岛俱乐部以来,林丹没有出战任何一场羽超比赛。在赞助商与羽协的联合绞杀之下,林丹在羽超期间甚至不能参加公益表演赛,连见面会也被禁止。本来是赞助商之间的纠纷,但这其中各种不职业的表现,让林丹、青岛俱乐部以及球迷,都哑口无言。

众所周知,林丹在年初与尤尼克斯签订个人品牌,不过尤尼克斯是中国羽毛球队装备赞助商李宁公司的主要竞争对手,这显然违背了国家队和赞助商之间的合约。但为了解决这个问题,林丹与羽协方面,都做出了一定的让步,双方最终协商的结果是林丹在代表国家队比赛和训练时必须穿着李宁的服装,而鞋子和球拍可以用尤尼克斯品牌的产品,但不能露出任何标识。既然与国家队都能友好地解决问题,缘何到了羽超联赛,赞助商的问题却成为了无法迈过去的坎儿?

青岛花费150万租借林丹打季后赛,但联赛赞助商威克多公司,却发明声明称林丹应和其他中国国家队运动员一样,在羽超联赛期间和场合,接受并穿着联赛规定的服装,不能遮挡维克多LOGO,更不能穿着个人的竞争品牌服装上场,包括正式比赛、球迷见面会以及表演赛等,这让林丹出战羽超季后赛的愿望泡了汤。

作为两大羽毛球的赞助商,实际上威克多和尤尼克斯作为直接的竞争对手,已经积怨很久。本赛季羽超一度面临裸奔的窘境,正是威克多及时出手赞助赛事,才避免了尴尬的出现。羽协自己也很清楚,林丹的出场,会让整个羽超联赛更有市场,他球迷也喜欢林丹,但在利益面前,羽协也不敢得罪威克多,唯有牺牲林丹保全大局,不得不说这是本赛季羽超的一大遗憾。

发生冲突,绝不会平白无故,应该说林丹、青岛俱乐部和羽协三方都有责任。在这次租借时,林丹、青岛和羽协,都仅仅是有过口头上的沟通和承诺,这种口头上的协议,没有正式合同的支持,很难不被找到破绽。谁允许林丹贴标上场?看起来威克多方面有足够的理由去限制林丹这么做,而且让三方都无以辩驳。

林丹"耍大牌"给羽超上课 如吉祥物一般看台观赛

青岛队20岁的泰国外援因达农也是尤尼克斯的代言人,他通过赛季前的申请得以贴标上场。

球员和俱乐部有自己的疏忽之处,羽超也难逃罪责。规则制定上的不完善,让林丹与青岛这次本是多赢的租借,演变成了几败俱伤的局面。赛季开始前,羽协让各队报名穿威克多需要贴标的运动员名单,但实际上本赛季羽超所有国内选手都不存在个人赞助商的问题,而外援则全部来自威克多赞助的队伍,只有泰国拉特查诺一人例外。赛季开始前这样的讨论,只是给拉特查诺开绿灯走走形式而已。由于当时八一队没有找到赞助商支付不起林丹的出场费用,也就没有给林丹在例外的名单里报名。

不过羽超季后赛允许二次引援,每支队伍都不敢保证二次引援一定不会涉及赞助商问题,结果林丹与青岛的这次合作,就涉及到了赞助商的问题。没有做好万全的准备,自然会出现问题,正是这一规则上的空白,让多方努力付诸东流。

林丹的加入,本可以让季后赛更精彩,林丹的高人气,可以带动球市,带动关注度,而俱乐部和羽超联赛乃至威克多本身都会因此获益,同时付不起林丹出场费的八一队,也可以得到一笔可观的费用,结果是最终没有任何一方受益。设置二次引援,就是为了季后赛大牌更多、更精彩,但是涉及到赞助商利益,羽协就没了底气。

近几年羽超的境遇一直很糟糕,关注度惨淡央视也不直播,在这种情况下,联赛有个赞助商已经是谢天谢地,去得罪赞助商就很可能让羽超“裸奔”。在这样的考虑之下,妥协和牺牲成了羽协的必然选择。

禁林丹羽协有理!国家队≠俱乐部 "耍大牌"有违职业

林丹无法代表青岛参加羽超季后赛已是定局,一个正规的职业联赛,自然不会出现这样的问题。就羽超的角度来看,限制林丹也无可厚非,挑战权威的事情,在职业联赛中不应该出现,只是应该不断地完善制度,去避免林丹这种情况再次发生。

不让林丹出场,羽协也是有法可依,二次引援规则上的漏洞确实可循,但如果能够提前做足准备,将各种可能发生的情况考虑在内,相信也不会出现如此大的争议。比赛本身无人讨论,反倒是林丹不能出场成为热议的焦点,这本身就是羽超的悲哀,羽协要做的是更加制度化、合理化地管理这个联赛。

林丹"耍大牌"给羽超上课 如吉祥物一般看台观赛

由于李学林一直拒绝遮挡耐克的鞋标上场,CBA最终给李学林开出了150万的封顶罚单。

在得知无法代表青岛参加比赛时,林丹显得非常失望,除了对球迷的愧疚之外,更多地是对羽协做法的不接,甚至炮轰为何国际比赛可以协调,回到羽超联赛反倒不行?拿国家队的比赛去衡量职业比赛,本身这个出发点,就存在着一些偏差。

当初林丹与尤尼克斯签约个人品牌,实际上与国家队的主赞助商李宁,就有着极大的冲突。但为了国家队的成绩,林丹与李宁双方选择了和解,以国家利益为前提,林丹在国家队比赛时穿着李宁服装,非比赛时间才穿尤尼克斯。但是同样的情况发生在职业联赛中,再搬出国家利益,恐怕就不太好时,毕竟赞助商不是开善堂的慈善家。

羽协在赞助商与林丹两方,选择了支持赞助商,是事态没有进一步恶化的根本。羽协当然知道林丹的价值,自然也明白青岛花费150万租借费的目的所在,但确实在章程和规定的角度上,林丹确实存在违规现象,职业化的联赛就应该按合同规则办事,不应该因为任何人的的出现就随意破坏规则,哪怕他是林丹。如果这次真的允许林丹参赛,赞助商的利益无人保护,羽协恐怕会承受更大的压力,那将不仅仅是一个林丹的问题,而是整个羽超联赛还能否经营下去的问题。在这个关头上选择依法办事,羽协至少没有让问题朝着负面方向发展。

实际上在职业体育的领域中,赞助商之间发生纠纷,是非常普遍的现象,但职业联赛必须按照法律、合同的要求办事,这是统一的标准,是不可触碰的底限,只要联赛规程中有明确指示,参赛者就应该服从规程,无论有什么样的客观原因,都不能违反规程。林丹这次风波将作为一类范本,为今后类似的事件提供参考,但这种情况以前也并不罕见,甚至有多个案例可供查询。

去年羽超联赛,广东队的马来西亚外援李宗伟,就因为赞助商之间的冲突不能上场比赛,只是因为不是本土选手,才没有闹出更大的动静。CBA的“球鞋令”,让当时效力于北京首钢的李学林,被罚至封顶的150万。此外中国篮协也曾对北京赛区开出30万元的重磅罚单,原因就是“万事达赛场多次出现赞助商竞品广告”。北京女乒一度成为赞助商博弈的牺牲品,究其原因就是赞助商之间的冲突所致。而五位丹麦羽毛球远胜因为个人赞助商与丹麦羽总赞助商“相冲”,导致被国家队除名无缘苏迪曼杯,更是证明了赞助商的问题,在全世界都存在。

羽超联赛跨入第五个年头,发展依然无法达到最初的预期。赛制不合理,赛程不科学,摘牌转会制度不成熟,羽超身上仍旧无法摆脱半职业化、伪职业化的影子。这次林丹事件,应该能够给羽协和羽超联赛好好的上一课——只有联赛真正职业化,才能够真正吸引关注的目光。

结语

有了林丹这么一位超级大牌的先例,相信下赛季的羽超,会在制度上更加完善,这也是羽毛球方方面面的从业者,都希望看到的局面,毕竟打联赛是要多方获益,这也才是职业联赛的初衷,而不是互相找麻烦制造困难。

来源:网易

分享到: qq 人人 新浪 小米 推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