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猫扑猫仔队 > 热点

《中央车站》:巴西老女神费尔兰妲和小正太重寻生活热情

2015-07-13 13:46:32 

经典公路片《中央车站》一致被人们多晶晶乐道,这部片子有什么魅力把那么多人吸引过来吗?日前有节目解析了该片魅力十足的原因。故事发生在南美的巴西一带。两个素不相识的人偶然碰在一起,开始了对生活重拾热情之旅……

对于家庭团圆的渴望与向往,则坚定着男孩回家的心,正因为爱和信念,这段路程上留下了两人弥足珍贵的脚印。我们用一道朴实而满怀深情的笔墨,带你解读经典公路片《中央车站》,走进南美巴西,从里约跨进内陆,体验异域宗教的虔诚,用史诗般的画面语言,诠释着关乎一老一少爱的信念的力量,在行走和寻找的过程中,在对得到和失去的承受中,每个人都将懂得珍惜和原谅。

 

 

 

 

熙攘纷杂的人海里,我们携带着各自的故事,到达或是出发。中央车站,注定不是久留之地,人们迫切地希望从这赶往下一个地方,扎进不同人生;可女主人公朵拉为了踏上命中注定的神圣旅程,却在这等待了很多年,直到她与约书亚在巴西导演沃尔特?塞勒斯的镜头里相遇。影评人说《中央车站》是“全世界最好看的电影之一”,绝非妄语。1998年,年近七旬的费尔兰妲与里约机场一名普通的擦鞋童合作完成的表演成为了银幕的经典。这部本土气质浓厚的“公路电影”上映后,一举囊括美国金球奖最佳外语片、第48届德国柏林电影节-银熊奖最佳女主角等奖项。

 

 

一、寻的旅程

在火车站代人写信的朵拉,日复一日地拖着稍显臃肿的身躯,在紧握的拉环下寻找呼吸的空隙。她的脸上很少浮现出真心的笑容,似乎每天唯一的乐趣就是回到单身公寓,与好友艾琳一起拆信,评论那些亦真亦假的故事,轻易地做出残酷的裁决。朵拉习惯于欺骗,如艾琳所说,“这辈子你不撒谎是不会感到满足的”。她利用丧母男孩约书亚的信任,将其带回了家。如果说,她将约书亚带回家只是瞬时的同情,那么之后将其出卖给“收养”机构,又在良知的驱使下营救约书亚,并陪他踏上了寻父归家的路。则是冥冥中安排好的事。

在逐渐远离城市的过程中,两人相互慰藉和照应,令约书亚最初的抵制情绪一点点转化成信赖,朵拉也坦诚地向约书亚谈起不愿提及的往事,关于母爱的缺失、和对父亲的耿耿于怀。路上既有轻松的时光,也有难捱的时刻。与卡车司机同行的那段路,朵拉燃起了对爱情的渴望,虽然他的仓促逃离令她大放悲声,约书亚却送上了他认为的对女人最好的安慰。山穷水尽之时,也正是约书亚的灵光才让朵拉重操旧业。当约书亚在朵拉的亲吻后入睡,当朵拉在约书亚的怀抱中醒来,两人由欺骗与猜疑,到同情与依赖,再到难舍难分,相依为命,“最讨厌的人”变成了“最不想忘记”的人。其实朵拉的冷漠和敷衍更像心底积压着一块经年累积的冰,童年的不幸与长久的生活压力让她封闭。老花镜后掩不住的皱纹,暗含着她这前半生难言的落寞。所幸这块坚冰,在旅途中逐渐融化,竟悄然释放出诸多动人的温暖,这些温暖缩短了横贯于两人之间的距离,也触摸了观者的心。

在粗糙的外表背后,朵拉有一颗细腻的心。因为要与父亲相见,上车前约书亚特意买了新衬衣,朵拉也暗暗挑了一件;面对心仪的卡车司机,朵拉给从未被滋润的干唇擦上口红,即便只换来一道飞速驰去的尾烟;塞勒斯在谈到电影创作的时候说到,影片的灵感来源于某个清晨,而在朵拉不辞而别的那个清晨,再次擦上口红的她换上了约书亚送的连衣裙,脱胎换骨般放下了往事。一个从未被爱过的女人,在与一个男孩的朝夕相处中学会了爱人与被爱,这份爱如同一次盛大的洗礼,洗刷了朵拉的戾气和怨愤;她的母性和热情被缓缓激发,蜕变成温柔的善意。朵拉拯救了约书亚,约书亚也拯救了朵拉,他们都在追寻的旅程中收获了最宝贵的自己。这一次,朵拉不只是个以一元钱交换对方故事的旁听者;这一次,她自己走入了纸上的动人故事,成为了亲历者。

 

 

二、神与父的指引

丧母的约书亚在中央车站徘徊时,所悲伤凝视的那座圣母像、沿途车上的耶稣贴纸像、加油站小卖部老板给小孩循循善诱基督教义、途中停留而挂上约书亚母亲遗物的白色尖塔教堂处、乃至仪式上众人祷告的蜡烛群,这些画面和细节都传递出导演所寄予的宗教情感,和他赋予故事的宗教意涵。在巴西,宗教信仰作为贫苦地区人民的心灵救赎,在生活中起到举足轻重的作用。与“约书亚”紧密联系的几个人,父亲“耶稣”,两个哥哥“摩西”和“以赛亚”,是圣经教义里最著名的四个名字。“耶稣”这位父亲被寄予了太多期望,从始至终虽然他都未曾露面,却指引着约书亚前进的方向,带给了约书亚回家的信念和等下去的期望。如果说上帝把“神之子”耶稣降临到世间去拯救人类的命运,那么这一次则是耶稣把自己的孩子送到朵拉的身边,指引着她完成心灵的自我救赎。

如今的时代,常被人们称为“人类集体无父”的时代。人性的迷失与混乱,唱响了对神性回归的呼唤,这样一段寻父的旅程,就是一种寻回神性,追求崇高的努力。虽然一路困难重重,有许多的历练鞭挞;然而追根溯源,这是约书亚的宿命,是朵拉的宿命,也是全人类的宿命。也许影片“中央车站”还有这样一层对世间的隐喻:现世不过如车站一般,只是前往远方的中转站,只有接受了神性和父性的指引,踏上回归自我与崇高的道路,才能回到人类真正的家园。否则,便只能如匆匆徘徊于车站的迷茫众生一般,注定只是世间的过客。

 

 

三、巴西的前路

对于一部巴西本土电影而言,影片的场景既不像《里约大冒险》那番热情奔放,也没有《上帝之城》里“罪恶之都”的残暴与野蛮,伴随着大巴车的颠簸,在辽阔的巴西高原上,起伏的流云与舒缓的山丘随着道路延展至原野的尽头,导演以一种朴实的接近于原始民间的风格,展现出巴西百姓另一种生活,将一个本不那么快乐的故事,逐字逐句向世间复述。所行所到之处,气候燥热,地表荒凉,稀疏而干燥的植被随处可见,巴西内陆的荒莽山水展现出一种蛮荒的力量,与影片原始的主题暗中契合。导演致力于探讨的关于“放逐与寻找自我认同”的问题,在电影里得到充分展现;他巧妙地记录了在中心城市和边远山村两个迥异环境中,人们寄出的一封封信,既传达了人们对于家和生活的感情,又在两相比较之间暗含了对现代对繁荣入侵的思考。

影片宣传的海报上写着:“男孩要寻找他的父亲,女人要寻找她的归依,而这个国家,要寻找它的家园”。这部电影的成功,不仅在于生动地描绘了两人归家的行程,让观众得以伴随主人公一起完成这次心灵的洗礼;更在于导演细腻而深刻的目光,一直在捕捉着巴西这一片土地上人们生活的点点滴滴。民众文化教育的缺失,车站的“秩序维护者”,失散儿童的命运,种种现实关照,都让这出浸染了浓烈宗教色彩的戏剧,超越了天国象征世界里的虚无缥缈;那些纷繁的圣器,作为装饰品始终摆放在现实的舞台上。于是,当约书亚和朵拉穿越了人群祈祷的灯火,在层叠的圣像与噪杂的祷告声中奔逐,寻觅,迷茫,疲惫,旋转,昏迷,乃至终获某种“新生”之际,镜头一直在屋内的平静与屋外的狂欢中交织。导演不只满足于对个人救赎与回归的探讨,而始终念念不忘于整个国家的前路又在何方。

 

 

故事的最终,约书亚踏进家门,知晓了父亲的所作所为。两个眼含善意的哥哥令朵拉再无顾虑。相框里,父母的样貌亲切如从前,但两封信的收件人却彼此错过了,安娜在车站那些嗔怪的责骂,她惨死的模样,还有和朵拉一路同行的笑与泪,将随着信纸的发黄而逐渐在约书亚脑海褪色吧。但朵拉知道他永远不会忘记自己,就像自己永远不会忘记父亲,“我想起了我的父亲,他是第一个让我摸到火车方向盘的人”,“而我,则是第一个让约书亚摸到方向盘的人”。并且,留在小木匣里那幅小小的合影,一定会唤醒他的记忆。

在每段旅程的开始,影片都会响起配乐Central do Bradil,钢琴的悠扬独奏加上大提琴起伏的和弦,将画面裱上一层悲悯与温柔,流露出淡淡的哀伤却绝不煽情。约书亚找到了亲人,而朵拉也找到了她心灵的归依。因为离别的不舍,炙热的情感喷薄而出,在她泪水滂沱脸庞上,我们看到了这个女人再次绽放的美丽。

 

(来源:腾讯娱乐)

分享到: qq 人人 新浪 小米 推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