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猫扑猫仔队 > 综艺

《我是歌手》再陷风波 节目组被曝拖欠制作费遭讨薪

2015-04-16 16:51:16 

湖南卫视的第三季《我是歌手》虽然早已落幕,但相关风波依旧未平。“少年不可欺2.0版”正在上演。继之前的“歌手退出风波”和“片头涉嫌抄袭”之后,近日,一个名叫“李焉知”的网友又在网上通过微信公众号发布长文,指责《我是歌手》节目组欠薪长达近半年。这与之前红遍网络的“少年不可欺”如出一辙。而在记者与她取得联系后方才得知,其实类似的欠薪问题还隐藏着很多。

 

 

 

事件

欠薪4万5 “这只是垫的成本”

李焉知最先在自己的公众号上发布的讨薪长文,名为《输得漂亮》。在文中李焉知写明,自己在2014年10月收到湖南卫视《我是歌手》节目组的导演“王某某”邀约,为第三季《我是歌手》节目制作宣传片,虽然自己多次希望要求签约,但在对方拖延的情况下,自己还是垫付了近5万的拍摄成本。最终片子未被采用,自己垫的钱也没了下文,直到如今,时间已过去半年,对方依旧拖着不付。

这篇文章在公众号上发布之后,引起了业内的一定关注,在几个大号的转发下,如今已经达到了近十万的阅读量。记者也在第一时间联系了李焉知。她也跟记者进一步说明了事件的始末。

据李焉知介绍,自己是独立导演,曾经给一些广告客户拍摄过宣传片,而这次湖南卫视的导演找过来,也是因为对方看过自己的片子,希望有所合作。据她讲,一般在拍摄这种宣传片的时候,自己会跟对方先签一份合同,然后所签的酬劳会分三次打款,“一般是签完打个订金,之后开拍前再打一部分,等完成了再打尾款。”

之所以这次欠薪的事件会发生,李焉知也承认除了自己过于信任对方之外,她也很看重湖南卫视的平台,“谁都会希望自己的片子能上大的平台播啊,可没想到他们会这样。”也正是因此,李焉知甚至免去了自己的酬劳,希望以“技术”换“平台”的方式,完成这次创作。

“4万5是我现在能收集到的所有拍摄时花销的发票,小的支出已经无暇顾及了。但他们现在连这个都没给我。”据李焉知讲,其中最大的一笔支出是两万元的摄影棚租赁费。至于片中几位歌手的影像,则全部由湖南卫视提供素材。

采访

类似现象普遍 “大都忍气吞声了”

除此以外,李焉知也表示,之前和湖南卫视的这位王某某导演沟通的时候,对方也用十分诚恳的语气表示,自己拍摄的这部宣传片是唯一要在跨年时间播出《我是歌手3》的宣传片。“之前沟通一切顺利,可到了距离播出三四天的时候,对方却全盘给否了,”李焉知说道。据她介绍,对方的态度似乎十分强硬,完全不留改的余地。

等到了1月2日,《我是歌手3》的宣传片还是正常播出了,这部宣传片虽然不是李焉知制作的,但其中有一部分文案和创意实际上是出自她自己的创作。这令她感到十分气愤。

“假如我要知道他们也找了别人,我肯定也不会傻傻地垫钱了。”李焉知很是无奈,但如今没有这种“假如”。而按照李焉知的经验,假如签约在前,对方打来拍摄资金,考虑到成本的缘故,一般都会使用这部片子,“改的情况太正常了,这次可对方连改都没让改,就说不用了。”

事后,李焉知也曾多次和这位王某某导演联系,但前几次对方还会联系,之后则把她打发给了另一位湖南卫视的制片主任。虽然每个礼拜都和对方有联系,但对方对于自己垫的钱一拖再拖,直到发文,李焉知感觉到无法再等。

文章发布以后,很多不相识的人也联系了李焉知,这其中就有她的同行,“我才知道类似被骗的人有很多。”据她讲,诸如湖南卫视很多节目的概念海报也是经常找外包团队来制作,但有时对方就会拿了别人的创意,用在了自己的团队上。“这种情况真的太多了。他们真的太过分了。”而之所以只有自己会站出来,李焉知也表示,他们这个圈子实际上并不大,很多人属于体制内的,不敢得罪大的机构,“所以大都选择了忍气吞声。”李焉知说,“我不怕是因为本来以后也没打算再和他们有所联系。”

“我真的想要回我自己的钱。此外也想用我的文章给其他同业者提个醒。”李焉知表示,自己曾咨询过律师,但律师大都不建议她走法律途径,“人家觉得一共才4万多块钱,你请个律师还得几万呢。”

最新进展

湖南卫视:已经找法务部处理

除了李焉知这边,记者也联系了事件中所提到的湖南卫视王导演,对方询问了记者致电的目的,默认了这个事件的存在,但也表示,“这个事已经交给我们法务部处理了,所以我不便作出回应。会尽快有结果的。”之后便挂了电话。

在李焉知发布文章之后,湖南卫视方面也和李焉知取得了联系。

“但对方态度很强硬,要求我删帖才能给我打钱。”李焉知感到很气愤,“这太过分了,她们坚决不道歉,就希望时间淹没一切,当做什么都没发生,”李焉知说道,“我写的只是我的经历,也希望警醒别人,让别人看到这些,所以我坚决不删。要回钱当然好,但哪怕是这个钱要不回来了,我也要给同行业的人提个醒。”

分享到: qq 人人 新浪 小米 推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