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猫扑猫仔队 > 综艺

《中国面孔》美猴王之父严定宪解读《大闹天宫》

2015-05-27 17:43:10 

 

 

 

 

 

《中国面孔》第二季第五期中,79岁高龄的“美猴王之父”严定宪讲述了鲜为人知的“美猴王”背后的故事。他在中国的动画史上,影响了几代人的经典形象,它的出现比1969年机器猫在漫画中诞生的时间还要早,在中国家喻户晓、被奉为几代人集体记忆。

半个多世纪前,上海美术电影制片厂历时4年制作的《大闹天宫》,作为新中国第一部彩色动画长片,成为中国动画史上的丰碑。几十年来,《大闹天宫》在国内外获奖无数,在美国、法国、日本等40多个国家成功发行,同时还伴随着相关产品的开发,以及3D版的新生。

25岁设计美猴王 大胆修改专家作品

当年,20岁出头的严定宪刚刚加入特伟导演的《骄傲的将军》剧组,打下“探民族形式之路,敲喜剧风格之门”的最初基础,受命担任《大闹天宫》原画组组长。可谁也没想到的是,就是这样一位动画新人,却完成了“美猴王”这一关键人物的造型设计。

“孙悟空是一号人物,一开始并不是我设计的,我那个时候只有25岁。” 严定宪回忆说,当年剧组请来中央工艺美术学院教授、著名装饰画家张光宇先生担纲造型设计。张老画了三个孙悟空造型,都相当不错,但导演万籁鸣还是觉得不太满意,理由是第一个太漫画式了、第二个倾向舞台装饰效果、第三个像山寨大王,头顶翎毛细密,不易转成动画。万籁鸣便要求时任原画组组长的严定宪在张光宇造型设计的基础上重新设计一个孙悟空。

“当时,万导提出了三点意见:形象突出,线条简练,色彩鲜明。”经过反复修改,后来为观众熟知的经典“美猴王”形象终于在初出茅庐的严定宪笔下诞生了:脸似蟠桃,红鸡心,绿眉毛,鹅黄上衣,翠绿围巾,豹皮短裙,红裤黑靴。导演万籁鸣用八个字称赞这一形象:“神采奕奕,勇猛矫健”。1961年,这个孙悟空形象最终被万籁鸣选为定稿。

在自己整理的册簿里,严定宪也不贪功,他在那根金箍棒下工整地注明:“根据张光宇先生造型风格,按照导演意见和要求,修改定稿孙悟空造型(原件)”。严定宪还强调,王母娘娘、玉皇大帝、托塔李天王、太上老君等造型,都是张光宇的作品。

两年画十几万张 民族风是最大困难

“美猴王”的形象在新中国荧屏上的出现还是第一次。如何把这个角色画“活”、画出灵气,这对原画师是艰巨的考验,既要给角色化好妆,又要让角色演好戏。严定宪说,当时先后参加《大闹天空》创作的原画师有8位,加上20多位动画人员,一共30多人的团队挑起了这部113分钟的动画长片的重担。光是原动画就画了十几万张,用时近两年。

1960年到1964年间没有电脑,也完全想不到有什么可以替代手工的,就是靠手绘,在绘画上不会产生什么困难,因为已经过美术院校的锻炼和之前多部短片的实践,而如何体现中国式民族风成为较大的困难。

严定宪说,当时的解决方法就是去京剧院的学馆学习他们的舞台动作,因为舞台表演也是经过千锤百炼,经过很多京剧演员的创作保留下的精彩内容,所以他们就将这些学习过来运用至动画片中。

除此之外,还请了当时的“南猴王”,一位老先生,请他来讲解在舞台上如何表演孙悟空。他说孙悟空虽然是个武生,但与那些英雄侠客绝对不一样,它有猴子的特点,比如经常要表现它如何挠痒,人不会这样做,比如耸肩、端手,带有猴子的味道。还有片子里的那些神庙,都是在大冬天到北京实地考察寺庙得来的,当时去了一个月,去的那些庙就是当地人都不一定知道。严定宪说现在在片子里看到那些神仙脚下的云彩,都是当时用庙里菩萨雕像作为素材临摹下来的。

《大闹天宫》原稿难觅成遗憾

严定宪说,当时他们是手工绘制的原稿,10分钟要七八千张,虽然很多,但难以保存下来。因为60年代国产的“赛璐璐片”,当时又叫做“化学板”,质量还不过关,比较厚,比较黄,几张叠上去后,背景颜色都变了,所以都用外国进口的,但那些是宝贝,搞完后不能丢,要洗掉擦干后下一部片子再用,因此很难保存。

当时国内保存作品原稿的意识还不是很强烈。现在买一张上世纪 30年代的白雪公主原稿,恐怕比一张名画还贵,因为它是作为艺术品被保存下来的。

严定宪说,现在大家都知道《大闹天宫》的孙悟空,但不查的话不一定知道是你画的。因为我们很少宣传,问起《大闹天宫》谁画的,谁是导演,大家都不清楚,那个时候我们不宣传个人,比较低调,不提倡个人突出,大家一起干的,是集体的智慧。当时加班、或者画得多也没有经济上的补贴,唯一欣慰的就是觉得达成了理想,有荣誉感。

正是因为有一批像严定宪这样的老一辈艺术家的无私付出,才有了70后、80后乃至90后群体多彩美妙的童年生活。在本周四晚山东卫视《中国面孔》节目中,为了感谢严定宪,嘉宾和观众一起摆出了美猴王的造型,向“美猴王之父”严定宪致敬。

分享到: qq 人人 新浪 小米 推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