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猫扑猫仔队 > 综艺

《我们15个》15人在布满摄像头的平顶山封闭生活一年

2015-06-12 17:33:13 

 

 

 

大型生活实验类真人秀节目《我们15个》正在录制,15位背景迥异的陌生人将离开自己本来的生活,在荒芜的平顶之上共同生活一年,在极其有限的资源条件下,努力实现他们理想的生活方式。该节目从社会实验性的主题与规则,24小时网络直播和跨屏互动设计中所渗透的互联网思维,《我们15个》都展露了紧扣时代与文化潮流,超越传统电视节目的魅力。

1、创意:中国国情下打造最真实的真人秀

《我们15个》由腾讯视频与荷兰制作公司Talpa联合研发,Talpa是世界著名的节目制作公司,由其打造的《好声音》早已被移植到世界各国。按照节目设置,15名不同职业的参加者住进一个装有120多台摄像机的拍摄场地内,参加者仅靠少量现金、两头牛和几只鸡,配合自己双手解决温饱问题。朋友和家人的探访是不被允许的,与外界的交流仅能通过一部话费有限的非智能手机。15位“居民”要用他们自己制定的规则决定如何使用仅有的现金。他们更要自己劳动,获取收入,维系生存。尽管也有淘汰,每个月一位选手会被投票出局,一个新来者会替补进入。

据制片人王云鹏介绍,从原始模式上,固定摄像头真人秀节目业内称之为“fly on the wall”(墙上的苍蝇),遍布的摄像头如同墙上的苍蝇一样,时间长了就会被忽视,让被摄者呈现出生活最真实的一面。这类节目目前在中国也有尝试,如东方卫视《急诊室的故事》,湖南卫视的《一年级》,但二者显然还是一种参与式观察,会出现大量人物访谈和摄影师跟拍的辅助镜头。《我们十五个》则在尊重社会公序良俗的前提下呈现出一种“上帝视角”:全方位、全角度、全天候、无死角呈现居民状态,全场景覆盖,多面展现,观众将居民们的全部生活状态一览眼底。由于十五个人完全与外界隔离,而摄像机也处于一种隐藏状态,将会呈现一种最真实的自己。

2000年起,一场巨大的“真人秀”浪潮在全球范围内兴起和蔓延,成为不可忽视的电视文化新奇观。先是始于荷兰,后被澳大利亚、德国、丹麦、美国等18个国家,先后出现了如《阁楼故事》、《学徒》、《生存者》这样的现象级节目,2013年随着《爸爸去哪儿》的热播,电视真人秀节目(Reality TV)也在中国火爆起来。影视学者尹鸿在评述国外真人秀时写道,“除了节目本身的游戏规则,淘汰方式,巨额奖金的诱惑,《生存者》之所以吸引观众还在于它营造的野外荒岛、热带风情等视觉风光,将人类本能和欲望进行商业包装和销售”。制片人王云鹏强调《我们十五个》和这类国外节目不同之处,称节目为“三无产品”——无剧本、无奖励、无赛制,也就排除了人与人之间的恶性竞争,“我们主要还是强调十五个人在这样的环境中如何团结合作,建设美好家园”。 《我们十五个》制片人王云鹏对《我们15个》充满期待,她认为,节目实际上浓缩了当下现代人对爱、理想、竞争、创造、幸福等命题的真实思考,呈现了浮躁的现代人是否能够回归初心、重构价值的“超凡实验”。“这是一档充满创造力、正能量的节目。”

2、制作:豪华阵容堪比 电影

打造这样一部空前的真人秀节目,首先最关键的是选址和基地建设。《我们十五个》第一季叫“平顶之上”,所以拍摄基地是一个山顶。据了解,节目组先后勘了很多景最终选择了“平顶”,一是看中它具备了一些基础的生存条件,如水源、野菜、野果,能够维持15人刚开始最基本的日常生活,二是看中它保留了一些原始的野性。《我们十五个》基建主管张磊谈道,“我最喜欢每天收工后这里的安静,只有鸟鸣蛙叫,满天的星星,城市里面很少能够看到这样的星空。我们也希望把这份宁静和野性原封不动地呈献给观众”。由于选址在山顶交通不便,加上多雨,基建团队克服了许多困难,已经在“平顶”奋战了大半年,“这是一个把荒山变成大工地,再把工地变回荒山的过程”。

据介绍,“平顶”1.2万平米之内设有120处摄像头,全天24小时观察15位选手的生活实况。节目组采用了高科技装备,除了120多台摄像机,还有80个麦克风,其中24个为无线麦克风,4个直播流通道汇集了120个摄像机拍摄的影像将在腾讯视频播出。如此浩大繁复的工作量,将由100多人的中外技术团队来轮流进组完成。据悉,《我们十五个》技术总监常树磊,曾负责奥运高清转播、世博会核心360度新闻演播室系统建设、央视春晚 (在线观看) 高清系统升级等大型活动,同时该节目将由Talpa制作公司全球技术顾问Willem Roskam 提供技术指导。

此外,《我们十五个》的美术设计和配乐都绝对是大片级别的。美术总监孙立曾担任《武侠》、《中国合伙人》、《千里走单骑》、《1942》等电影的美术指导,音乐总监姜勇军曾给电影《无人区》、 《黄金大劫案》 配乐。《我们十五个》在视听方面都极力追求最好体验,除了摄像,节目组对于音乐也极为重视。姜勇军作为音乐总监,尽管经验丰富,但也遇到了不少的挑战,“这是一个没有剧本的故事,我们的音乐却要根据每天不断变化的情况,配合创作出饱满动人的故事情感,让观众就像是在看一场场不断更新的精彩电影”,配乐团队前期已经建立庞大的曲库,每个预想到的情绪都做了上百条,“我们随着节目的进行会继续加入很多新鲜的音乐条目,让所有观众即使看了大半年,也一直会保持一个新鲜感”。

3、商业模式和社会价值

除了节目创意本身就是生活实验外,从节目形态和商业模式上看,《我们十五个》也带有极大的实验性。《我们十五个》虽然属于“网台联播”,但不同平台播出内容却是不同,除了腾讯视频和东方卫视都会播出精简的日播30分钟、周播45分钟版本外,腾讯视频将会以付费的模式24小时以4个可选择的故事线直播。此外,这个节目还开发了增值服务APP,观众可以通过付费下载安装,在移动端口随着手机体感重力变化,360度无死角看到整个节目场景。可以说《我们十五个》真正意义上实现了电视、电脑、手机“三屏互动”。《我们十五个》允许每一个付费用户在网络平台和移动客户端进行全天候的即时观看,并可根据自己的喜好选择相应的讯道,这是一种真正让综艺去满足今天的网民的生活方式和观看习惯的探索,呈现出了互联网制作综艺所表现出的互联网基因。

有人把中国的真人秀分为“窗口型”和“镜子型”,前者比如《爸爸去哪儿》、《奔跑吧兄弟》 (在线观看) ,呈现明星的生活,观众可以看到很多过去没看过的东西;《急诊室的故事》这类节目是“镜子型”,观众看到的是和自己命运或生活相似的人,会产生共鸣。从这个角度来讲,《我们十五个》综合了“窗口型”和“镜子型”各自优势,既呈现出荒原野性这样的具有距离感的生活场景,节目中的人物所表现的现实社会缩影也会让观众有强烈的代入感,正如选人导演余哲所讲,“我们就是想让所有的观众在十五个里边找到自己的影子和情感投射,将完整的社会缩影呈现在观众面前”。

《我们十五个》作为一档生活观察类的社会实验节目,本身也具有重要的社会意义。十五个人组成一个群体,个性发展和群体生活之间如何磨合、他们怎样产生自己在团队中的分工和组织架构、如何在群体利益最大化的目标下做出各项决议……这些都是严肃的社会学问题。比如,为了充分调动跨屏观众的参与积极性,节目在淘汰规则上也做了特别设计,每个月初,15位居民每人要把3票投给他们认为不值得留下来的人,所有人的投票都是基于群体更好运作,每个人也不知道自己在投票结果后的处境,这就变得特别有意思。

罗尔斯在《正义论》中提出一个重要的理论:“无知之幕”(Veil of ignorance),就是说在人们商量给予一个社会或一个组织里的不同角色的成员的正当对待时,最理想的方式是把大家聚集到一个幕布下,约定好每一个人都不知道自己将会在走出这个幕布后将在社会/组织里处于什么样的角色,然后大家讨论针对某一个角色大家应该如何对待他,无论是市长还是清洁工。这样的好处是大家不会因为自己的既得利益而给出不公正的意见,即可以避免“屁股决定脑袋”的情况。在罗尔斯看来,只有在每个人都受到无社会差异的对待时,“正义”才会出现,《我们十五个》每个月的淘汰环节明显具有检验“无知之幕”理论的社会意义。

从社会实验性的主题与规则,到24小时网络直播和跨屏互动设计中所渗透的互联网思维,《我们十五个》都展露了紧扣时代与文化潮流,超越传统电视节目的魅力。

分享到: qq 人人 新浪 小米 推客